> 2016中超联赛第3轮 > 上海申花VS石家庄永昌
NBA | CBA | 中超 | 亚冠 | 足球 | 综合

55岁吴金贵:青训是二次创业 目前不会执教球队

来源:东方早报
吴金贵(左)与徐根宝(右)出席互动。如今,两位上海足坛的名帅都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扎根于青训。
  吴金贵(左)与徐根宝(右)

  早报记者 宋承良

  2016年中超赛场,16支中超球队中只有3位本土教练(李铁、贾秀全、马林),数量追平了历史最低纪录。

  在市场的繁荣面前,面对着大牌外教的冲击,土帅形单影只。他们很多人已经开始谋划转型,这其中就有第四次回归申花的吴金贵。在中超土帅的位置摸爬滚打10多年,这一回他的职位是技术总监。

  “本土教练的确很难,不过换个角度想,在中国当主教练干不了一辈子,一支球队长了也就是三五年。”在和早报记者聊天时,吴金贵刚结束在静安区几所学校的调研工作。

  吴金贵说在10多年的中超执教让他完全想明白了,他才55岁,青训就是这辈子的“第二次创业”。

  几经沉浮却平静如初

  他拥有留洋经历,他出任过申花、绿城、鲁能三支中超球队的主帅,他的执教战绩长期稳居中超前三,他也曾在国家队挥洒过自己的热情。

  但吴金贵总是很平静,他带着一丝微笑,你甚至看不到岁月刻在他脸上的痕迹。他是个会享受过去的人。

  和吴金贵的采访约在静安区的香格里拉酒店,走进大堂他就遇到了一个熟人。

  “十几年前参加家庭演播室的导演,那时候我刚刚带申花,一转眼功夫,已经过去十多年了。”这样的场景平时也偶有发生,吴金贵说很多人见面都会喊他一声“吴指导”。

  现在的吴指导,身份已经不再是主教练了。

  “这些年来,当教练基本上该经历的也都经历了。”吴金贵喝着没啥味道的巴黎水,用很平静的语气回忆着,“几次带申花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执教绿城也帮助浙江足球实现了第一次参加亚冠的梦想,在鲁能更是经历了俱乐部十多年不遇的保级大战,好在也熬过来了。在国家队也待过,拿到了2004年亚洲杯的亚军。”

  现在不会去执教球队

  从台前到幕后,吴金贵能否适应这种转变?

  “中超教练,今天在这个队,明天在那个队,想要长时间做下去,很难,这世界上也就只有弗格森和温格。这十几年做下来,经历的多了,看穿了,也想明白了。”吴金贵说,他把现在这份工作当做是二次创业的起点,“一样能给俱乐部带来帮助,不是吗?而且还可以做得长久,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这样想想,有什么不好?”

  有过科隆体育学院留学经历的吴金贵,在第一次成为申花主教练前,曾辅佐过安杰伊、拉扎罗尼、老彼得、佩特等洋帅,2007年离开申花后又前往欧洲进修了一段时间。这一切加上申花、绿城和鲁能这三段执教经历,也并不足以让他在时下资本浪潮下的中超获得主帅席位。

  “如果有球队再邀请你做主教练,你会怎么选择?”面对早报记者的提问,吴金贵没有太多犹豫,说,“还是做现在的工作。”

  “国内俱乐部和国字号球队请洋帅,现在是一种趋势,必须承认有些世界级大牌教练水平真的很高,像里皮和斯科拉里这样的,没话说。洋帅在技战术理念上的确有先进的地方,不过如果与中国球队实际结合不好,也容易出问题。”

  不过,也因为过去这份经历,国内球队的投资人想要加强俱乐部建设时,吴金贵都是上佳选择。

  重回申花,重头来过

  此次回归申花,吴金贵担任的是俱乐部技术总监一职。对于这个头衔,他并不陌生。

  2009年,他在杭州绿城俱乐部担任过技术总监;2012年下半年他以救火教练的身份执教鲁能带队完成保级,第二年的角色同样是技术总监。

  “宋卫平当时想把绿城青训做好,不光是找球员,还有把各级别梯队一个个组建好,这方面我们算是一拍即合的。鲁能那时候的负责人李同智特别重视俱乐部基地的建设,他来上海和我谈过两次关于基地的建设,甚至详细到砖瓦的铺设,所以鲁能的基地可以说是中国最好的。”

  而回到上海,吴金贵面对的是一个“百废待兴”的局面。

  “因为前几年的缺失,需要万事从头来,”但吴金贵说申花是他真正的家,“这些年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申花所给的。有几次在国外别人看到我,都说这是申花的教练。”在他印象中,自己执教申花这些年,没有人在现场喊过他下课。

  而出任技术总监,吴金贵的工作任务首先是数据技术分析和青训规划的事务,他将为教练组提供申花一线队球员的技战术数据,赛前对手的观察分析报告,帮助教练组掌握更充足的数据情报。

  “我的足球工作室之前就一直在做这方面工作,教练组会把他们的要求告诉技术部,我们来提供教练组需要的情报。”吴金贵笑着说,“穆里尼奥准备比赛有100张纸条,我们做不出100张,怎么也要保证50张吧。”

  再建青训至少要5年时间

  2014年赛季初结束在山东鲁能的工作后,吴金贵远离了一线足球圈差不多2年。

  其间,他受到上海市体育局的邀请,担任上海足球改革小组组长,这段时间他走访了葡萄牙、西班牙等欧洲国家,以及日本、韩国。

  而技术总监的第二项职责,就是建立梯队和青训。

  吴金贵说现在所做的一切,让他有了长期扎根青少年足球的打算,“青训规划的事情,可以一直做下去,我现在刚刚50多岁,可以算是二次创业。”

  “从大的方向来说,要让所有人都觉得踢球是一个很高尚的运动。你看世界杯、欧洲杯这样的重要比赛,很多国家元首都会去现场看球的。”

  在校园足球发展上,吴金贵向早报记者讲述了他在欧洲考察时的一个细节:英国学校规定孩子只有在成绩达到A的情况下才可以参加全部课时的足球训练,成绩B必须缩减一半踢球的课时,成绩C将被中止踢球。

  同时,英国对踢球孩子的行为准则有很详细的要求,包括不准有违法和不正当男女关系等。“很明显,足球在英国承担了很多教育的功能,其作用是非常健康的。”

  对于很多现实问题,吴金贵表达了自己深深的担忧。这其中,首先就是场地问题。

  “其实基础建设里最简单的就是球场和训练场的建造,职业队打比赛的球场要好,更重要的是青少年培养过程中场地建设的问题。很多孩子从小在质量不好的场地上踢球,从而落下了一些病根,导致他们的职业生涯并没有像欧美球员那样长久。”

  这段时间,吴金贵走访了普陀区、原闸北区、嘉定区等足球重点学校,这让他更加意识到青训教练的缺失和业务能力不足。

  “在日本有几万青少年足球教练,日本足协在培训青少年足球教练上有一个详细的规划。但我们很多基层教练想学习,却又没有太多的机会去学,如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也是校园足球发展的关键。”

  那么一支中超球队的青训建设到底需要多久?吴金贵想了近30秒,“至少要有5年到8年的时间,把体系搭建好,然后培养出可以给一线队用的球员。”

  回顾过去

  几次带申花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执教绿城也帮助浙江足球实现了第一次参加亚冠的梦想,在鲁能更是经历了俱乐部十多年不遇的保级大战,好在也熬过来了。在国家队也待过,经历了2004年亚洲杯的亚军。

  谈论当下

  国内俱乐部和国字号球队请洋帅,现在是一种趋势,必须承认有些世界级大牌教练水平真的很高,像里皮和斯科拉里这样的,没话说。洋帅在技战术理念上的确有先进的地方,不过如果与中国球队实际结合不好,也容易出问题。

  他山之石

  英国学校规定孩子只有在成绩达到A的情况下才可以参加全部课时的足球训练,成绩B必须缩减一半踢球的课时,成绩C将被中止踢球。同时,英国对踢球孩子的行为准则有很详细的要求,包括不准有违法和不正当男女关系等。足球在英国承担了很多教育的功能,其作用是非常健康的。

  校园足球

  基础建设里最简单的就是球场和训练场的建造,职业队打比赛的球场要好,更重要的是青少年培养过程中场地建设的问题。很多孩子从小在质量不好的场地上踢球,从而落下了一些病根,导致他们的职业生涯并没有像欧美球员那样长久。

  吴金贵执教履历

  早年曾在北京体院就读,1991年至1996年期间,吴金贵赴科隆体育大学主修足球。1996年年底,吴金贵成为申花助教,并在2002年正式成为申花主帅。在首次执教申花的岁月里,吴金贵凭借着在德国的人脉,成功挖来了申花队史上最成功的外援——阿尔贝茨,以及塞黑外援佩特科维奇,并率队夺得了末代甲A冠军(后因足坛反赌扫黑,申花末代甲A冠军头衔被足协收回)。2004年,吴金贵成为国足助理教练,并担任申花俱乐部总经理至2005年。2006年到2008年,吴金贵因为申花俱乐部合并重组,在球队主帅的位置上两上两下。离开上海之后,吴金贵在2009年至2014年的六年时间里,先后在浙江绿城、山东鲁能任教或任职。2016年,绿地申花宣布吴金贵出任俱乐部技术总监一职。

sports.sohu.com false 东方早报 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16-03/23/content_1025729.htm report 4227 吴金贵(左)与徐根宝(右)早报记者宋承良2016年中超赛场,16支中超球队中只有3位本土教练(李铁、贾秀全、马林),数量追平了历史最低纪录。在市场的繁荣面前,面
(责任编辑:吴啸天 US044)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