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跑步频道|跑步装备|马拉松 > 马拉松动态
NBA | CBA | 中超 | 亚冠 | 足球 | 综合

“首例替跑猝死索赔案”的警示意义 需各尽职责

来源:荆楚网 作者:杨兰
  • 手机看新闻

  去年12月10日,厦门(海沧)国际半程马拉松赛事开跑,两名参赛选手在终点附近突然倒地,最终猝死。赛事组委会的调查结果显示,其中一名死者吴刚(化名),系替跑者。今年1月16日,吴刚的遗孀梁女士,对参赛资格转让者李华(化名),以及组织方提出索赔,要求双方赔偿包括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等在内共计近124万元。2月22日,厦门市海沧区法院受理此案。(2月28日《新京报》)

  近日,厦门市海沧区法院受理了一起特殊的民事纠纷案,说其特殊就特殊在当事者的身份上。据悉,当事者是一名“马拉松替跑者”,因为个人的身体原因,让其最终没能跑向比赛的终点,却走向了人生的终点,消息着实令人唏嘘感叹。作为国内首例替跑猝死的索赔案件,无论是对各地马拉松组委会,还是对社会,尤其是那些热衷参赛的跑友来说,该案无疑都具有积极的警示作用与现实意义。

  随着公众健身意识的增强,国内逐渐掀起了一股“马拉松热”,各种全马、半马、四分马拉松赛事如雨后春笋般在中华大地上遍地开花。马拉松赛事的井喷式发展,在提升城市形象与知名度的同时,也催热了一条集旅游、交通、住宿、餐饮等多位一体的“马拉松经济产业链”。由此,借以马拉松辐射带动的产业链条越拉越长,但却越拉越灰暗,原因就在于,不法分子已经将触角伸向了马拉松盛宴这块蛋糕,不法分子已经在公众的跑马热情中嗅到了金钱的味道和可被利用的“商机”。

  作为一项体育盛事,马拉松之所以深受运动爱好者的青睐与追捧,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其几乎就是一项“零门槛运动”,只要具有参赛热情,而且身体条件又允许,众人皆可报名。也许是为了挑战自我,也许是为了不菲的比赛奖金,也许仅仅是为了感受万人同赛的氛围与热情,不论参赛者怀着何种目的,无疑都是积极健康令人理解的,然而,不乏一些蝇营狗苟之辈觊觎马拉松产业的蓬勃发展,干起了贩卖参赛资格的“黄牛”勾当。

  随着公众“跑马热情”的日益高涨,往往会出现报名人数超过比赛道路承载力、组委会后勤保障力、风险管控力等客观因素的限制,为此,组办方不得不在报名程序后额外设置一个抽签环节,只有成功中签报名者才具有最终的参赛资格。“马拉松黄牛党”正是利用了参赛资格“一票难求”、僧多粥少的漏洞,高价倒卖参赛资格,甚至建立了所谓的“马拉松资格直通群”用以“倒票交易”。根据部分跑友的经验,有过参赛经历或报名成绩在4小时以内的报名者,相较于新手而言,往往更易中签,这实际上是组委会为参赛者,尤其是那些毫无经验的初跑者筑起的一道安保屏障,然而,尴尬的是,“马拉松黄牛”的出现,却将这一安保屏障撕开了一道口子。说得轻点,买卖参赛资格,不论买方市场耶或卖方市场,都是一种徇私舞弊、不诚信的行为,有违社会公序良俗;说得严重点,就是对马拉松追求公平精神的一种背离,就是对社会公平正义的一种破坏与亵渎。

  也许,替跑者吴刚的猝死可能和自身体质不无关系,但不可否认的是,也跟组委会的工作疏忽密不可分。根据媒体的报道我们不难知道,从最初报名到正式比赛,中间还有抽签、检录等诸多环节,而且男女参赛者的号码布不管是从字样还是颜色上都有明显的不同,男性为黑色M字样,女性为红色F字样,而替跑者身为一名男性却佩戴女性的号码布参赛,这种明显而又极为低级的错误,却在重重关卡之下层层失守,这只能说明组办方的审查工作做得不够到位存在疏忽和纰漏,只能说明“马拉松黄牛”所带来的社会危害已经到了让人无法容忍的程度。

  对于马拉松这一当下最主流的大众运动项目,既丰富了大众的体育文化生活,也促进了体育事业的发展,但作为主管部门,理应进行引导与规范,加大对“马拉松黄牛”的打击力度,不给其牟利敛财的空间;作为主办方,理应做好资格审查与监督工作,维护马拉松精神不被亵渎与破坏;而作为普通公众,也应对自己的身体素质与承受极限有一个准确的定位,量力而行,不盲目跟风参跑,如此多管齐下,才能杜绝悲剧的再次重演,才能守护马拉松追求公平的精神与信仰,促进这一赛事的长足健康发展。

sports.sohu.com true 荆楚网 http://sports.sohu.com/20170301/n482019547.shtml report 1695 去年12月10日,厦门(海沧)国际半程马拉松赛事开跑,两名参赛选手在终点附近突然倒地,最终猝死。赛事组委会的调查结果显示,其中一名死者吴刚(化名),系替跑者。今
(责任编辑:赵永杰 US027)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