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说明

跑者日记 | 每个跑马人心中,都有一个波士顿!

  每个跑马的人心中,都有一个波士顿!

  1897年创立的波士顿马拉松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马拉松赛事,以严格的速度门槛著称,是六大满贯中门槛最高的殿堂级赛事,很多跑者一生都没有机会参加,因此它也是很多跑者心中的梦想赛事。

  

  17年春节前,Adidas Runbase Shanghai通知我波马的名额已经确认。那一刻,我无比的激动。 两年的努力,我的波马朝圣之旅终于可以成行了。

  跑马两年多,虽然我已有很大的进步,但我目前的成绩未达标BQ (Boston Qualifying Time),能在这个时候参加波马,真是上天对我的眷顾。

  

  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我顺利办好了美签、搞定了机票和住宿,过程很繁琐,但一切都有条不紊地准备着。既然已经来到了殿堂门前,就默默下定决心,波马一定要好好表现。

  初到波马

  波马展会 (EXPO)

  来到波士顿,第一件事就是去EXPO领装备。 展会设在终点附近,正好可以探一下路。一早和小伙伴们相约,随着人流慢慢排队进入EXPO。 未到开门,队伍已经排到了大街上, 各国跑者穿着历届波马赛服,俨然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三万多人的赛事,一切却井然有序,20分钟后便顺利领到了装备,大家不约而同穿上了印有独角兽标志的参赛服。 那一刻,每一个人心里都不知道有多自豪多神圣。

  

  来到EXPO,就一定要买买买。 带有独角兽标志的各类运动装备,成了我们大家不二的选择。 波马经典的独角兽标识对每一个跑者来说都是一种由特殊意义的形象,我也不由自主地给自己买了全套的独角兽,这蓝黄的经典,恐怕就是很多跑者心中的一个梦。

  

  

  终点线(FINISH LINE)

  终点早已布置妥当,引来不少跑者驻足留影。 有的人在现场有签名捐款,有的在试跑拍宣传片,更有不少人在默默悼念13年波马的爆炸事件,但无论是什么,你已经可以在空气中感受到:波马已进入倒计时。

  

  

  赛前碳水晚餐 (PRE-RACE DINNER)

  

  波马前一天,组委会贴心地安排了赛前碳水晚餐。到米国没几天就开始怀念包子米饭了,趁机赶紧补补碳水。 虽然晚餐券上写了不同的入场时间,但挡不住跑者的热情,大家早早赶来排队。 在乐队的欢迎声中,跑者们缓缓进入晚餐大厅,真有种享受领导待遇Feel。

  

  

  赛前拉练

  马上就要上战场了,我不由地开始有点紧张。 赛前一周训练过猛,膝盖不小心受伤,受伤后一直不能跑步,直到上飞机前我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能跑起来,17小时的长途飞机后更是雪上加霜,膝盖肿起来,走路一瘸一拐。 幸好每天坚持喷药和冰敷,直到赛前两天,我开始恢复跑步,连着两天晨练,不拼速度,只想测试自己到底能不能比赛,因为此时此刻,我心里完全没有答案。

  

  测试的结果是残酷的,连着两天跑5公里, 6分多的配速居然还很累,每次跑完后膝盖都会隐隐作痛。不管怎样,既来之则安之。早早入睡,祈祷第二天一切顺利。

  

  痛苦与欢乐并存的RACE DAY

  波马与其它赛事不同,起点是在郊区的霍普金顿(HOPKINTON),早上先到终点寄存,由于我是WAVE 4 CORRAL 5(发枪时间11:15),寄包时已是艳阳高照,穿着短袖短裤的比赛服,在BOSTON COMMON附近乘坐组委会安排的黄色学校大巴去起点。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长途颠簸后,我们终于到了运动员村。 这里很大很干净,可惜我们去晚了,传说中各种赛前补给已经没有了。 还有20分钟就要发枪,在大草坪上简单做了热身后,就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向起点前进。

  两旁的志愿者很热情,不断给我们加油,大约走了1公里左右,我终于看到我的出发区域,此时枪声已响,过起点线时,已5分多钟。匆匆和小伙伴道别,迈开腿,随大部队开始了我的波马之旅。

  

  4月17日比赛日,也是是波士顿爱国者日,男人、女人、老人、小孩,摇着精心准备的牌子,递上各种能量补给,自发地站在路旁为跑者加油,这样的气氛真让跑者陶醉。

  

  前10公里基本上是连绵不断的大下坡。 一开始5公里一路拥堵,估量着膝盖还可以,我一路超越,顺利甩开人群。 虽然当时气温直逼28度,路上无任何遮阴,在高度兴奋中却不知不觉已跑完了10公里。

  随之而来则是无穷无尽的小坡,一眼望去,几乎看不到平地。 天气越来越热,我尽量保持匀速,告诉自己不想太多,只专注如何把这场马拉松跑完。

  

  20公里处,被一阵尖叫声惊醒,我意识到卫斯理学校到了。只见路旁站着一排排不同肤色的美女,手上高举“kiss me”的牌子,不时向跑者献上她们的热情。 整整一公里,耳边回荡着女孩们的尖叫声和跑者的欢呼声。

  

  此时我机械地跑着,感觉自己要中暑了,波马没有海绵球降温,路旁不时有水龙头,一直觉得那有点恐怖,从来没尝试过。但我此时已顾不上,对着水龙头直冲过去。一阵凉意袭来,才终于有了前进的动力,经过了25公里的一个大下坡后,又有数不清的上下坡, 踩在颠簸不平的赛道上,双脚已发软。

  无数次想放弃,但每每听到路旁有人喊 “You run, you can!”,“Come on, Shanghai!”, “No pain, no gains!” 我仿佛又满血复活。反反复复,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心碎坡。

  

  爬到心碎坡顶,看到“Top of Hear Break Hill” 时,我暗暗庆幸终于要熬到头了,看来赛前跑龙腾桥没有白练!那些训练课没有白上!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然而,事与愿违,下坡的一瞬间,双膝开始罢工了! 每跑一步,膝盖都像在针刺,还有7公里,怎么办? 若在平时,遇到这种下坡,我肯定一路超人,因为这是我的强项。 可现在举步艰难!想到2016年厦马左肩拉伤全程单臂摆动完赛,想到花了两年才争取到的波马名额,想到家人义无反顾地支持我参加波马,我怎么能轻言放弃?

  强忍着痛,我一步一步往前跑,不敢停下,因为一旦停下,估计再也跑不起来。看到冰块,我往身上、膝盖上各抹了一把,此时温度已渐渐降下来,一阵风吹来,还有一丝凉意。 这个温度,其实挺适合跑步,但我已力不从心,踩着龟速,一步一步向终点靠近。

  第一次发现,7公里可以这么漫长!

  3公里、2公里、1公里、500米、100米。。。

  终于,4:33:52安全完赛。

  

  

  波马,我会再来

  

  

  波士顿的氛围也许是所有马拉松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冲过终点后所有人都向你祝贺,仿佛你就是女王,仿佛整个世界都属于你。

  冲线的那一刻,我感动得哭了……

  手握波士顿的奖牌,我感慨这块奖牌来之不易。

  虽然,这成绩还不够理想。

  波马作为我六大满贯的第一站,我无比的自豪!

  波马,等我达标BQ,我会再来!

  

  关注RunnerCamp

sports.sohu.com true RunnerCamp http://sports.sohu.com/20170515/n493145268.shtml report 6377 每个跑马的人心中,都有一个波士顿!1897年创立的波士顿马拉松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马拉松赛事,以严格的速度门槛著称,是六大满贯中门槛最高的殿堂级赛事,很多跑者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