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超评论 > 中超评论
NBA | CBA | 中超 | 亚冠 | 足球 | 综合

周末两起风波 谁来给中国足球开一张"超速"罚单

来源:中国新闻网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周末两起风波 谁来给中国足球开一张“超速”罚单?
经过一整天的多方斡旋,昨夜在赛后失声痛哭喊出“退出中国足球”的中甲联赛保定容大俱乐部董事长孟永立,今天下午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俱乐部董事长及董事职务”,而俱乐部董事会在与各方沟通之后,也于今晚达成“不退出中甲联赛”的共识。

  这起发生在中甲联赛中的“退出风波”至此结束,接下来容大俱乐部以及保定赛区将面临中国足协的严厉处罚。据记者了解,容大俱乐部相关人士将于明天前往中国足协说明情况,由于酿成“退出风波”的比赛当值主裁判赛后在裁判员休息室,遭到情绪激动的球迷围堵和人身攻击,保定赛区存在被取消主场资格的可能,而对裁判进行人身攻击者,则由保定当地公安机关介入处理。

  中甲联赛是谁“玩不起”?

  “我们只求一个公平公正,我知道结果无法改变。”7月1日晚,自认在刚刚结束比赛中遭受不公平判罚(补时长达7分钟,终场前被判点球,被对手追平比分)的保定容大俱乐部董事长孟永立,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痛哭,随后,他情绪激动地宣布俱乐部退出中甲联赛,“这么玩足球,我们玩不起了,我真玩不起了。”

  有球迷提出保定容大退出中甲的想法由来已久——赛季初期容大队主场球场建设遭多方刁难一度无法继续进行,目前中甲联赛赛程过半容大队16战2胜4平10负积10分排名垫底,若无奇迹发生,本赛季很难保级,因此,一旦“导火索”出现,保定容大便可抽身而退。

  但记者从保定球迷协会了解到,保定容大在上周打开的夏季转会窗口已有不小动作,洪都拉斯国脚马丁内斯将加盟球队与韩国外援河太均搭档锋线,内援方面,山东鲁能的U21新星陈科睿也被容大租借来提升保级能力,因此,孟永立情绪失控确属“意外”,而他愤怒之下“退出”的说法也确实鲁莽。

  中国职业足球联赛历史上曾经有过两次引发舆论轰动的“退出事件”,一是1998年9月,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董事长王健林在一场足协杯半决赛后宣布大连万达退出职业足球界(大连实德集团随后接手),二是2008年9月,武汉光谷队在一场中超联赛(客场挑战北京国安,球队后防核心李玮锋因恶意犯规被停赛8场,赛季保级基本无望)后决定退出中超。时隔多年之后,万达集团以另外一种形式与中国足球继续展开合作,但又因“卡马乔事件”与中国足协闹翻,而武汉光谷被取消注册资格后,湖北省体育局不得不以梯队为班底注册湖北绿茵俱乐部(武汉卓尔前身),重新向职业联赛进军,经过中超降级之后,目前亦在中甲联赛打拼,湖北足球这一路艰难也让球迷唏嘘不已。

  因此,“退出风波”以孟永立以个人原因辞职、球队继续征战中超结尾实为最佳选择——保定球市在中甲联赛中极为风光,尽管球队战绩不佳,但主场上座率在中甲可以排进前三名,如果俱乐部退出中甲,利益受损的只有投资人、球员和球迷。而足球投资其实风险性极大,尤其对民营企业扎堆的中甲联赛而言(中超联赛投资方多为国企,抵抗风险能力较大),多个赛季的事实证明,中甲联赛的好戏往往出现在最后5轮,有人哭有人笑,一个赛季投资打了水漂的企业不在少数。

  中超版权商暂缓付款为哪般?

  尽管“退出风波”的偶然案例并不能损毁中国足球所谓职业联赛的整体框架,但正蔓延在绝大多数联赛投资人和赞助商心头的不安情绪,极有可能让中国足球这几年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关注热度重新降回零点,比如中超联赛版权商体奥动力已经在6月30日举行的中超股东大会上正式向中国足协代表递交公函,声明体奥动力决定“暂缓支付本赛季第二笔版权费用6亿元”,而依照体奥动力和中超公司的原先约定,这一笔6亿元版权费用应该在本周末之前入账。

  这才是真正令中国职业足球联赛伤筋动骨的重大打击。2015年9月,对中国足球前景无限看好的体奥动力击败竞争对手以5年80亿元的价格谈下中超联赛版权(此前2014赛季中超联赛版权费只有可怜8000万元),双方约定的付款方式为体奥动力在2016和2017两个赛季均付10亿元,2018、2019和2020三个赛季各付20亿元。2016赛季是中超联赛历史上少有的“清明之作”,体奥动力的10亿元版权费也毫无差错,多位中国球迷本无机会亲眼见到的顶级球星和顶级教练纷纷投身中超,欧美强势体育媒体加大对中国足球的报道力度,全球96个国家或地区的球迷可以通过付费电视和视频欣赏中超联赛,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中超联赛的“拐点”来得如此突然,2017赛季随之“变脸”。

  据记者了解,体奥动力方面在本赛季初支付第一笔4亿元版权费时并无意见,尽管当时突如其来的中超新政限制了投资人们大手笔签入顶级外援并强行要求“培养”U23球员,但到上周应该如约支付本赛季第二笔6亿元版权费之前,体奥动力终于无法忍受中国足协刚刚下发的《关于限制高价外援的通知》、《关于调整中超、中甲联赛U23球员出场政策的通知》这两份公告——按照这两份公告的说法,2018赛季每支球队的出场外援不能比U23球员更多,这表明中超、中甲联赛的外援数量必定减少,有中超俱乐部高层人士告诉记者,下赛季球队最多保留3名外援然后2人上场,2016赛季注册5名外援4人上场的欣欣向荣景象就此结束。

  撤编的“足管中心”又回来了?

  职业联赛重新落入“行政足球”的轨迹,是今年年初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在国家体育总局序列中撤编时球迷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在众多球迷看来,有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的中国足球总算理清了部分头绪,由“中国足协”而非“国家体育总局足管中心”操办的职业联赛,也总算向着真正的“职业化”迈出重要一步,事实上过去两年,“实现青少年足球人口大幅增加”和“职业联赛组织和竞赛水平达到亚洲一流”两个足改方案中的“中期目标”已经有所体现,而“成功申办世界杯足球赛”和“男足打进世界杯、进入奥运会”两个远期目标,绝大多数理智球迷也并不奢望在十年之内可以实现。

  中甲联赛的“退赛风波”和中超联赛的“赞助商停款事件”,意味着比“足管中心”更为强势的行政力量已经全面接管联赛,中超中甲新政的推行,也表明“市场”不再是联赛管理者施政的重要考量因素。

  不过球迷和投资方们最不愿看到的结果,当是中国足球重新走回专业化老路,职业联赛失去经济活力,年轻球员浮夸生长,这样的冷清联赛经济损失或可量化,可中国足球的实质性损失却无法估量——尽管过去三年职业联赛漾起泡沫不小,中国足球虚火升腾,但联赛的观赏性、市场的号召力以及球迷的热情已经为中国足球的合理改革奠定了坚实基础,欧美足球强国的成功经验也在国内各地区不断传递,只是改头换面的“足管中心”,似乎已经没有耐心让足球按照客观规律滚动了。 记者 郭剑 (来源:中国青年报)
sports.sohu.com false 中国新闻网 http://www.chinanews.com/ty/2017/07-03/8267200.shtml report 2977 经过一整天的多方斡旋,昨夜在赛后失声痛哭喊出“退出中国足球”的中甲联赛保定容大俱乐部董事长孟永立,今天下午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俱乐部董事长及董事职务”,而俱乐部
(责任编辑:刘淼尧 US014)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