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功夫频道|武术|散打|综合格斗|搏击 > 搏击动态
NBA | CBA | 中超 | 亚冠 | 足球 | 综合

凉山官员:格斗孤儿如毕业后自愿参训 这没问题

来源:央广网 作者:刘飞 王逸群 安宇飞
  • 手机看新闻

  央广网北京8月18日消息(记者刘飞 王逸群 安宇飞)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上个月(7月),一段两名少年进行格斗比赛的视频引发舆论热议。两人来自成都恩波格斗俱乐部。该俱乐部方面曾表示,这些少年是孤儿或贫困儿童,由俱乐部“抚养”。因此也有人将在该俱乐部的少年成为“格斗孤儿”。

  随着舆论发酵,这家格斗俱乐部也遭到“疑似用孩子赚钱”、“孩子无法接受义务教育”等质疑。

  一些少年学员陆续被从俱乐部接走。8月16号,该俱乐部又有12名少年学员被带回,他们来自四川凉山州越西县。有人在离开时,表现出不舍或不想走。

  此时,有观点认为,这些少年此前是“出拳打败了原本的生活”,现在被接走,生活条件可能不如在俱乐部时,或者觉得中断训练有些可惜。到底“格斗少年”成长中的这一拳应该挥向哪儿?

  隔着金属栅栏,在场中,跳跃、挥拳与人对阵的“格斗少年”,周围是山呼海啸的呐喊。上个月,这样一段网络视频的流传让“格斗少年”们在赛场外,也开始接受这般的关注。

  他们是四川成都恩波格斗俱乐部的未成年学员,有三四十人。

  该俱乐部运营总监朱光辉表示,这些学员不用缴学费。

  朱光辉:我们不是招生。我们只是俱乐部,俱乐部是挂靠在公司旗下的机构。吃穿住行我们全包,全包。

  根据该俱乐部网站信息,成立后,该俱乐部抚养孤儿及贫困儿童,曾培养专业散打运动员。

  几年前,有生活困难儿童在这家俱乐部生活、训练的事情,就已经被媒体关注过。只不过,那时大家关注的是,免费的食宿和教学,以及孩子取得的成绩。

  这一次,伴随关注而来的是,“用孩子赚钱”、“孩子无法接受义务教育”等等质疑。

  朱光辉表示,有关部门开展了相关调查。

  朱光辉:成都市级公安部门关于这些孩子我们是否存在教唆以及暴力驱使让他们从事商演,这个公安部门进行调查,是不属实的。还有就是劳动监察,也是针对类似的问题,是否存在非法利用童工。先来的是越西县教育局,没有沟通只是告知,因为马上要开学了,要让这些孩子尽快入学。

  7月29号,5名少年学员被接走,8月16号,12人被接走。对于为什么少年学员会被接走?恩波格斗俱乐部方面表示,是其监护人在近期告知,要将孩子带回家乡上学。

  凉山州教育局基教科科长宋刚介绍称,孩子们将等待开学。

  宋刚:现在还没开学期间就交给监护人,就说是回到家中吧。等9月份开学的时候再全部安排到学校就读。

  宋刚表示,根据他了解到的情况,当初少年学员的家长同意将孩子送到恩波格斗俱乐部训练。

  宋刚:一个是当时恩波俱乐部过来做了一些宣传,因为他们是搞慈善的,这些孩子过去以后能够通过这个渠道学到一技之长。当时也承诺了,俱乐部会给他们安排开设相应的初中阶段的课程,也就是保证他们初中阶段的课程学习。有些家长觉得这也是条路子,陆陆续续就有些去的。据我们了解,孩子到那儿去家长是知道的,多数在说,家长也是自愿的,这个没有强迫。

  恩波格斗俱乐部方面表示,当初,孩子来时是监护人带着孩子一起来的,和监护人之间没有什么书面的协议。

  如今,在孩子被接走时,孩子法定监护人、越西县政府、教育局、民政局、成都市金牛区抚琴街道办、成都市金牛区公安局抚琴派出所相关工作人员都到场了。

  一段当时的记录视频显示,有一名少年学员疑似不愿离开,是由大人拽着手,在一份材料上按了手印。对此,朱光辉做出解释。

  朱光辉:签的是一个接收证明,是我们草拟的。就是证明这个孩子是由监护人来接,接走时孩子身心是否健康,接走后,其教育和生活问题由监护人来保障。因为有些孩子太小,有些监护人不会写字,就由越西县民政部门来代写,我们为了起到一定的法律效力,所以,我们要求监护人以及本人按手印。

  少年学员们坐车离开时,有人哭泣。恩波格斗俱乐部运营总监朱光辉说,在一个视频节目里,能看得很清楚,有孩子抵触被接走。

  朱光辉:我们会在适当的时候去做回访,去探望他们。只希望他们将来能够很好地读书,成为有用之才。

  凉山州教育局基教科科长宋刚表示,后续教育部门应注意孩子的心理状态。

  宋刚:他在那儿待的时间比较长了,和教练、工作人员也有一些感情。另外,也不排除个别孩子对这项运动很喜爱。越西县这边我相信也会跟进这些孩子的心理疏导。

  看到孩子被陆续接走,也有人觉得荒废了格斗训练,对孩子来讲,也很可惜。

  那么,如果少年学员愿意,能否继续留在成都的俱乐部里面训练?对此,宋刚表示,从义务教育要求的角度讲,如果希望继续训练,这需要学生在成都能够保证接受正规的初中教育。

  宋刚:成都那边就要有学校,保证他们的义务教育,但这个我们也无法预计能不能协调好。既然,俱乐部不能保证孩子接受义务教育,成都也不能明确他们是否能保证的话,那么,只能先把孩子接回来,先接受义务教育。如果他有这个爱好,毕业后愿意继续学,参加训练,从事这个项目,这是没问题的。

  在舆论你一句我一句争论之时,某位少年格斗学员的一句话,被人们记在心里。

  学员:这边的好吃多了,有牛肉,鸡蛋。在老家的时候只有洋芋。

  在他们离开格斗俱乐部时,有媒体也在对比称,他们来时一件衣服,走时行李几箱。但是,这能说明哪种选择对孩子来说更好吗?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儿童保护问题研究专家童小军:儿童去参与体育竞技的时候,是不是和其他没有经济困难的孩子一样,是通过一般的选拔、招募,觉得你有才能,还是说,因为是贫困(才练)的。也就是说,受到贫困影响的孩子们,他们的生存状态其实是没有很多选择的,如果是像现在这样的话。我不会纠结于他们是回去好还是在这好,我觉得这两个都不好。因为这两种情形下,孩子们都是贫困的,只能保持温饱,没有发展。

  按照我国去年6月印发的有关困境儿童保障政策的要求,要强化家庭履行抚养义务和监护职责的意识和能力,综合运用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和安全保障等政策措施,分类施策,精准帮扶。要通过设立兼职或专职儿童福利督导员来解决最后一公里服务递送问题,保障政策落地、做实。

sports.sohu.com true 央广网 http://sports.sohu.com/20170819/n507515371.shtml report 2736 央广网北京8月18日消息(记者刘飞王逸群安宇飞)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上个月(7月),一段两名少年进行格斗比赛的视频引发舆论热议。两人来自成都恩波格斗俱乐
(责任编辑:郇岐 US021)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