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体育
搜狐体育-搜狐网站
阿迪达斯搜狐体育 > 中国足球 > 足坛聚焦_中国足球

四川失去中超一周年 物是人非仅留实德后备基地

   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讯: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这句南宋女词人李清照的《武陵春》词,在昨天成为记者内心真实而凄凉的写照。

  从去年1月28日四川省体育局局长朱玲宣布冠城失去中超资格到现在,已整整一年。

四川足球(足球新闻,足球说吧)如今早已物是人非,端端留下了一座蒲江足球基地,这还是大连实德俱乐部的后备人才培训基地。昨天的成都阳光明媚,记者再度探访了这座曾承载了四川足球辉煌和荣耀的地方。然而,眼前的景象却使记者心头沉重——斑驳的墙壁、凋落的字迹、荒芜的场地……种种迹象显示,自2002年大连实德入主四川足球到最后的“放手”,四川足球的“软件”和“硬件”所遭受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

  川也不川 连也不连

  你以谁的名义存在

  曾经喧嚣一时的蒲江足球基地,如今与四川足球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有人说它只是“一块废地,以四川的名义存在着”。蒲江基地的名字被改了很多次,起初它是“四川全兴蒲江足球基地”,后来叫“大连实德蒲江足球基地”——大概是实德人当初不想犯众怒,他们又在这个名字前添上了一个“四川冠城”,后来干脆连“大连实德”也去掉了。

  时隔一年,当记者再度来到它面前时,大门口那块招牌上“四川”的“四”字已然不在,硕大的石墩子上只留下了“川冠城蒲江足球基地”这几个字,乍一看,让人觉得有些滑稽,紧接着又有点怅然。与此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是,在基地综合楼的三楼,许勇、曲庆才、吕锋三任老总曾坐过的办公室的玻璃门上依旧留着“冠城俱乐部总经理办公室”的字样。

  四川冠城队已经解散一年了,实德居然连基地的门面都不改,或许是因为关联问题不存在了他们才无所顾忌,但更多的或许是因为实德资金紧张、自身麻烦不断,其高层无暇顾及基地吧。据说2006年整整一年,实德高层无一人到过蒲江基地。直到本月初实德队入川冬训,实德集团副总裁隋信敏才再次走进这里。

  污水黑路 青苔垃圾

  伤了我还一笑而过

  一年后的蒲江基地,粗看与一年前并没有多大区别。但记者仔细一看才发现,基地已是斑斑点点。临近餐厅的游泳池里全是黑水,看来是从未换过水。旁边有人随口开玩笑说:“这是留给苍蝇蚊子在夏天繁衍后代的吧。”一楼餐厅旁边,原本干净的厕所因为久未打扫,小便池已经堵塞了,大约是日积月累的缘故,污水里悬浮着类似海藻类的丝状物。而远处,球场边的小队员宿舍墙壁上满是污水流过的黑色痕迹。

  如果说这些还只是由于工作人员的不尽责或不小心造成的话,那斑驳的地面则是长时间的不注意保养造成的。在基地里,随处可见覆盖在水泥路面上黑色脏东西,以前冠城队训练用的球场里更明显——看台和球场之间的过道整体呈现浓浓的黑色,黑色不明物上面长满了绿色的青苔,阴雨天气,从上面走过,一个不小心就会摔个大跟头。在综合楼前,那辆曾经风光一时川A 99999的大巴静静地停在那儿,在它的前面到处散落着垃圾。然而这一切在基地的工作人员看来并不算什么。一个保安站在黑黑的路上,悠闲地将手揣在裤兜里,笑得比昨天的阳光还灿烂。

  菜地草地 生产训练

  他们看上去很孤独

  昨天,基地里的大连人是快乐的,从一线队到10岁左右的小孩都很快乐。迎面走过来的两个小孩甚至冲着记者的镜头作出了代表胜利的V字手势。

  基地里,除了用于沙滩足球的那块场地空着之外,其余的场地里满是球员的身影。实德接管蒲江基地已经5年了,这5年里管理者换了一个又一个,先是穆传波,随后是李庆久,现在则换成了一个姓孔的人。穆传波为基地带来了一批狼狗,而孔先生则在餐厅和球场之间的空地上开辟了一片菜地,里面种满了大白菜。

  冬天的蒲江,阳光照得人懒洋洋的,大连人却是一副“生产训练忙”的样子。但蒲江基地并不是能给他们带来快乐的地方,这里没有热情的球迷,没有蜂拥而至的记者,他们就像一群“天外来客”,无端地飘落在一片陌生的地方,看上去很是孤独。

  大连口音 东北打棒

  掩不住衰败的景象

  蒲江基地早已不是四川人的蒲江基地,除了保安操着一口地道的蒲江话外,记者在基地里听到的全是大连口音,连和记者擦肩而过的两位中年妇女也是满嘴的东北话。基地里的空气满是海蛎子的味道。

  训练场边的铁杆上整齐地挂着实德队的阿迪达斯运动服,而蒲江基地里曾经最流行的斗地主游戏,也被大连人酷爱的东北式扑克“打棒”所代替。惟一例外的是,曾被租借到冠城队的邹鹏因回到失德后未能站稳脚跟,直到现在他都还穿着以前在冠城队穿的美津浓牌球衣。

  四川冠城解散一周年了,一年前曾被喻为继马明宇、魏群等人之后最有前途的四川足球希望一代,已经被实德搞得分崩离析。因为失去了中超资格,曾经红火一时、距成都市区30公里的龙泉国际专用足球场也被闲置了下来,现在蒲江足球基地又显露出衰败的景象。

  大连实德的进入,并没有给四川足球带来徐明曾承诺的、带有浮夸色彩的“全国冠军”,反而给四川足球的“软件”(足球人才)和“硬件”(足球基地)带来了双重伤害。

  现状 川足的种子散落了一地

  一年前经济上陷入困境的实德,迫于“解除关联”的压力演出了一出“想放弃却不甘心放手”的闹剧,他们从将球队托管给四川省体育局到后面的讨价还价这一过程,最终让十年未曾降级的四川足球失去了中超,也同时失去了人才。

  曾被誉为四川足球的振兴一代,并在十运会上取得第五名的一拨球员,被实德卖来卖去。谢可谅、陈林去了上海联城,谭望嵩去了青岛,姜晨去了天津,刘宇、刘成内部交流到了实德……曾被克劳琛青睐的国青门将程月磊现在则杳无音讯。实德在冠城球员的转会上狠捞了一把。

  远走他乡的四川球员现在都在各自的球队里挑起了大梁,邹侑根成了厦门队的核心,他在去年的联赛里打进了10球;宋振瑜成为沈阳金德的主力门将,帮助球队成功保级;闫峰、唐京则护送长春成为去年中超的最大黑马……一年后,当记者与这些人再度谈起四川足球时,他们的话里全是遗憾:“如果……如果……我们相信,无论去年怎样困难,四川足球都能成功保级,甚至还有希望进入前八。”对此最感遗憾的是马明宇。他曾与冠城俱乐部签订了青少年球员培养协议,如果四川队还存在的话,在全国少年组的比赛中位列前五名的明宇足球俱乐部完全可以为四川足球培养一批优秀选手,继承川足的血脉。如今,他却只能为天津泰达做嫁衣裳。本报记者 胡锐凯

  困局 人才匮乏成振兴的障碍

  去年1月28日,省体育局局长朱玲宣布四川足球失去了中超,同时也宣布新川足将在主教练翟飚的带领下从乙级联赛起步,重新创造四川足球的辉煌。

  但是,在实德的大甩卖之后,新川足元气大伤。大批优秀年轻球员被出售后,翟飚仓促组建的新川足虽然主场不败,但却无法杀进乙级联赛决赛。去年乙级联赛结束后,翟飚曾苦恼地对记者说:“如果当时实德没把谭望嵩等队员卖出去的话,今年我们的成绩会更好,也很有可能成功冲甲……”

  冬日的阳光下,新川足又在为今年的冲甲大业作准备了。人才匮乏,仍是阻碍四川足球重塑辉煌的一大障碍。

  采访手记 中国足球记忆里的一块碎片

  2006年1月28日,四川足球失去了中超资格。四川足球“死亡判决”这一噩耗刚传出几分钟,便被郑洁/晏紫夺得澳网女双冠军的喜讯所淹没。

  也就是在这一年里,曾经为“雄起”这一口号是谁发明的而争论不休的川渝球迷,终于结束了剑拔弩张的“敌对”状态,“雄起”声在中超只能停留于洋河,在中甲(中甲新闻,中甲说吧)只能停留在成体。或许,受伤最深的除了铁杆球迷外,就是足球记者了。因为这件事对他们的打击最直接。四川没有中超球队了,他们中的一些人不得不“流落”到重庆、西安“找饭吃”。

  对于生性豁达的四川人来说,“没有了中超,我们还有中甲;没有了足球,生活也可以照样快乐地继续。”但是四川人却永远无法忘记实德曾经给四川足球带来的伤害,以至于那些铁杆球迷现在与记者聊天时还忿忿不已。

  昨天是1月28日,备受瞩目的郑洁/晏紫由于此前输给了中国台北组合,本届澳网卫冕无望;恐怕已经很少有人能想起,昨天也是四川足球失去中超一周年的日子。这一天,太平寺足球广场上人满为患,大家都在享受着难得的阳光、享受着坝坝球带来的乐趣,而龙泉国际专用足球场则是一片凄凉……甲A时代曾经风光无限的四川足球,现在已成为中国足球记忆里的一块碎片。

  四川曾被中国足协认为是“最适合举办足球比赛的地方”,因为这里有最有激情的球迷,这里有最懂技战术的专家,这里还有最悠闲的生活方式。一位中国足协的工作人员曾对记者说:“打完比赛,然后吃吃麻辣烫,打打小麻将,足球最完美的结合方式在四川都能找到。”如今,这对大家来说都只是一种奢望了。因为四川已成为中国足球记忆中的一块碎片,这块碎片在未来的很多年里,都再无法拼凑完整……

  本报记者 胡锐凯

  

(责任编辑:奔跑)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翟飚 | 郑洁 | 谭望嵩 | 方式 | 晏紫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