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差距从起跑线开始 揭秘日本足球强大的原因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6月24日05:34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我来说两句
足球是孩子们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
足球是孩子们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

专卖店体现出日本足球文化
专卖店体现出日本足球文化

  本月初,北京八喜盛世足球俱乐部前往日本进行了为期10天的访问交流比赛,记者利用这次机会探访了日本青少年足球俱乐部。短短10天时间,很难谈得上全面,但即便只是管中窥豹,也足以让我们认识到一个事实:和之前不同的是,我们的近邻不单单只是在国家队层面上超越了我们,俱乐部乃至梯队建设都已经把我们落下了足够大的差距,要做到具体量化很难,但绝对比之前得到的“10年”这个数字大。

  现状一 “一贯制”让日本足球腾飞

  5个城市、6支球队,记者听得最多的就是“一贯制”这个名词,而在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人看来,正是“一贯制”让日本足球在亚洲变得空前强大。

  所谓“一贯制”,指的是日本足协在3年前制定的一项规定:日本全国境内统一推行足球训练教学大纲,从小学到成年,日本足协都针对不同的年龄段制定完善的生理和心理训练计划,具体到战术打法,推行的则都是简洁快速的442打法,在足协官员看来“一支年轻球队,70%应该按照大纲进行教学,剩下的30%则由教练员实施自己的想法”。

  面对这种现状,八喜盛世俱乐部主教练、原国安球员王涛显然深有感触:“日本的小孩13岁就懂得平行站位442,我的队员18岁了还要我去教跑位。教练员是到一支球队贯彻自己的想法的,不应该是去补课的,我们的孩子现在更多地是在靠身体优势比赛,等日本的孩子身体发育完全之后,拥有技战术优势的他们很难被战胜。”

  从最初制定“百年梦想”计划,到有计划地引进世界大牌球星来推动国内的足球氛围,再到向巴西学习直到现在的“一贯制”,日本的足球发展一直立足于技术流,并以脚踏实地提高足球水平尤其是青少年足球水平为根本出发点,比起中国足球的大而空,显然更有针对性。这也是为什么日本足球新人层出不穷而中国青年军却连续缺席世青赛、世少赛的根本原因。

  现状二 足球人口呈几何倍数增长

  众所周知,棒球是日本当之无愧的第一运动,但现在在日本国内,随着踢球的孩子数量越来越多,日本的足球人口正在呈现几何倍数的增加。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日本足球和棒球争夺新鲜血液并分庭抗礼的局面真的会出现。

  以八喜盛世俱乐部本次访日的第三个对手滝川第二高校为例,这所包含初中和高中的私立中学,在校学生800人,参加学校足球队活动的就有104人;而同样和八喜交手并取得胜利的柏太阳神队(J联赛四强队伍),正常情况下梯队队员数量超过千人,而在该队梯队教练看来,强队诸如浦和红宝石、大阪钢巴的梯队配置和数量“要远远多于这个数字”。东京都登记的青年足球运动员数量在8万人左右,即便如此,足协的官员仍然认为“距离20万的数字还有差距”。而在北海道和大阪,青少年足球的发展更为出色,人数也更多。

  回到中国,目前在中国足协注册的青少年球员不足3万,两年前在辽宁省足协注册的球员只有721人,沈阳市注册球员只有200人!而现在这个数字还在萎缩。北京和上海的足球人口都只是在1/1500左右,这和日本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更值得注意的是,日本足协更注重培养“足球家庭”的概念,这意味着,一家人中哪怕只有一个人踢球,但是他的亲戚朋友都会成为关心足球的人群,一个球员的诞生,伴随产生的是数倍的球迷。

  现状三 高薪职业成为追求目标

  记者这次前往日本采访,最大的感受就是日本足球尤其是青少年足球的发展,其社会价值得到了极大的认同,球员、教练、裁判和俱乐部,都得到了自己应该得到的归属感,这也使得日本足球得以健全地发展。

  在中国,一名职业队的主教练月薪通常只有3000元左右,属于费力不讨好的工种;但在日本却完全不同,一名执教高等专业学校足球系队的主教练年薪就可以达到900万日元(合人民币56万元),至于像大阪钢巴队主教练西野朗就更不用说了。事实上,很多日本青少年球员并非把做球员当成第一目标,而是希望以后成为一名职业教练员。一位名叫太田的球员就说:“我的目标就是执教大阪钢巴甚至日本国家队,现在踢球只是为了积累足够多的经验。”在日本,成为最顶尖的S级教练意味着要花费很多时间和大笔花销,但正是高额的收入以及社会认同感吸引无数的青少年投身到成为教练的行列中。

  在与日本青少年的比赛中,裁判多由当地足协指定,而在神户的两场比赛,执法的裁判员跑位准确判罚公正,赛后接受采访的时候我们得知他只有19岁,现在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但是已经取得执法J2联赛的资格!脸上稚气未脱的他名叫松本,成为裁判居然就是他人生最初也是最大的梦想!“如果有朝一日可以执法J联赛甚至是亚洲杯、世界杯,我想我的父母会以我为骄傲的,他们也非常支持我成为一名裁判。”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日本的俱乐部,这也是得到社会最广泛认同的一个日本足球元素。在神户胜利船俱乐部,我们看到了该俱乐部所有的赞助商,记者细细一数,发现这个J联赛排名中游的队伍,拥有47家大小赞助商,中间更不乏ANA这样的超级企业,在该俱乐部看来,“彻底的职业化让企业争相进入俱乐部的赞助名单,而把赞助分摊到多家企业上,也可以规避赞助商撤资球队就要转手的境地。”

  感受 郭维维:中国足球缺乏远见

  郭维维,北京国安职业联赛初期的前锋,退役之后曾经在国安俱乐部主管过经营工作,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走出来,把精力放在青少年培养上,而这次带队前往日本之后,郭维维最大的感触就是“搞足球需要更多的社会责任感”。

  “这次去日本,最大的目标就是要为八喜俱乐部今后的建设积累经验。”郭维维在和记者聊天的时候这样说,“日本足协和下面的俱乐部都有长远的规划,在这个基础上,训练大纲、教练员培训、市场培养都可以一步一步来,中国足球缺乏的是眼光、是远见。”

  前年去意大利,去年去韩国,今年去了日本,八喜的孩子们到的都是足球发达国家,郭维维的解释是:“让他们到一个更好的环境,不单单是要感受硬件环境,更重要的是感受那种氛围,真正地投身到里面去,明白球应该怎么踢。”

  最后,郭维维动情地说:“搞足球需要更多的社会责任感,中国足球搞成现在这样,我们踢球的要负主要责任;但要真正想搞好,企业、媒体、学校和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有很多事情要做。事实上,八喜盛世俱乐部的几次出访,也得到了北京八喜集团和深圳闽泰集团的大力资助。如果有更多的企业关注青少年足球,那么或许我们的希望并不那么渺茫。”

  小王涛:看到差距让我害怕

  小王涛,曾经的国安“空霸”,现在的八喜盛世足球俱乐部主教练。而在带着自己的队员从日本回来之后,王涛的第一感觉是“这帮小子都变了”。

  “我知道中国足球和日本有多大差距,但这帮孩子不知道。在日本打比赛,一上场觉得对方不起眼,真打起来反而吃亏。我手底下这帮孩子身体条件肯定比日本小孩强,但争头球抢落点就是不如人家,这和姚明高但是不一定拿得到篮板是一个道理,关键还是用脑子踢球。”王涛颇有感触地说,“现在好了,回来统计数据,日常训练,这帮小子都比以前起劲儿,要的就是这种热情。去日本不见得就是要多少场不败,重要的是让他们找到差距找到方向,从这一点上来看,这次去日本是成功的,是值得的。”

  但是王涛还是有遗憾:“去了之后觉得害怕,差距已经不单单体现在技术上了,技战术素养、执行能力、战术纪律甚至精神面貌都不如人家,他们还普遍比我们的队员小两岁,不害怕不行啊。但早发现总比不发现好啊。”或许真的就像王涛说的那样,这次日本之行积累的经验,会成为队员们乃至八喜盛世俱乐部明年冲甲的宝贵财富。

  手记:日本足球 就这样走强

  去日本之前,已经知道日本足球尤其是国家队水平比中国高这个不争的事实;而在随八喜盛世俱乐部访日之后,才知道日本足球强大的原因。

  神户胜利船俱乐部训练场外挂着一块牌子,大意是该俱乐部的少儿足球培训班完全免费且随时开课,这意味着来上课的不管是一个人还是100个人,俱乐部的梯队教练都将按照日本足协的教学大纲耐心地教导。而在日本,一家老小在周末的时候开着车,送孩子去俱乐部训练并坐在场外观看,已经成为日本家庭新的度假方式。

  在日本,足球的氛围远远比我想象中浓厚,国人眼中只会相扑和棒球的他们,对于足球的热情超乎想象:体育新闻里有关J联赛和国际足球的时间越来越多,已经开始对棒球的老大地位发起挑战;而体育用品商场里面,足球的展区也在不断变大,各种和足球有关的装备应有尽有,如果不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到足球这项运动中,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

  当然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还是日本孩子在足球场上的表现:第一是规矩,第二是玩命。规矩指的是他们在场上绝对遵守应该遵守的纪律,没有对裁判的不满意,没有骂骂咧咧,没有对对手的恶意犯规;玩命指的则是在场上的拼搏,搞运动的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咬咬牙坚持”,在比赛的时候,真正咬牙坚持的往往是日本小球员。足球比赛中对脚倒地是经常的,但日本孩子除非伤筋断骨无法比赛,否则一定自己站起来,这也让八喜队的教练和队员不得不叹服。

  最后,有两个镜头我会永远记住:一是大阪塞雷佐俱乐部的球迷咖啡厅里,球员们写下的“明年打回J联赛”的心愿和球迷折叠的1000个千纸鹤,表明日本的足球是真正和球迷在一起;二是在神户明神海峡大桥下面的一块草地上,一个日本男孩在刻苦地练习颠球停球技巧,一丝不苟的架势配搭上身后的大桥、蓝天和大海,让人看到了日本足球未来的希望。

(责任编辑:伤痕累累)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