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体育

袁伟民新书暗批何振梁:我如果不说真话就完了

2009年10月13日14:05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解放网-新闻晚报

  □晚报记者 陈海翔 报道

  近日,曾经的中国体育掌门人袁伟民出现在了南京,为自己的新书《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举办了盛大的发布会,而通过此前新书有关内容的事先披露来看,这本书的问世必将给整个中国体坛带来非常大的影响,其中暗批何振梁在北京申奥过程中不服从组织安排的内容,更是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

  “我不是想利用这样一本书来宣传自己,因为我觉得这根本就没有必要。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袁伟民说,“有一点我可以向大家保证,在这本书里我说的都是真话。 ”

  《袁伟民与体坛风云》四大劲爆看点

  ■ 批评资深奥委会委员(何振梁)

  2001年,在莫斯科举办的第29届奥运会申办城市和新一届国际奥委会主席竞选上,北京奥申委制定了“合纵连横”策略,就是要通过中国对罗格的支持,换取欧洲委员对北京的支持。然而,却传出了中国某国际奥委会委员公开支持韩国的金云龙的消息。

  事情发生在2001年3月2日。当时有人告诉袁伟民,从来自境外信息获悉,一位国际奥委会资深的中国委员已推荐金云龙竞选国际奥委会主席。袁伟民立即将此信息告诉了时任北京奥申委领导小组副组长、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贾庆林、刘淇和奥申委其他领导都感到吃惊,认为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当天下午就立即召开奥申委领导小组扩大会议,请这位资深委员讲明情况。在会议中,后者承认有这个事实,但并没有说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避免此举所带来的不良影响,消除罗格和欧洲委员们的误会,奥申委商量了一个紧急补救措施:请这位资深委员马上再推荐第二个新主席候选人罗格。由于后来这位资深委员又按要求推荐了第二个主席候选人罗格,所以此事就这样过去了。

  袁伟民在书中说道:“我们为了北京申奥成功,积极做中国的朋友的工作,希望他们也把票投给罗格。而这位国际奥委会资深的中国委员却做反工作,让我们的朋友把票投给金云龙,而如果希望金云龙当选就意味着让北京出局。他明明知道这么做对北京不利,为什么还要不听劝阻坚持己见呢?真不知道他的目的和动机是什么? ”

  ■某省中长跑兴奋剂事件(马家军)

  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始前,国家体育总局对中国的参赛运动员进行了“飞行血检”,并宣布所有血检超标者不得参加奥运会。受此影响最大的是某省女子中长跑队,他们获得奥运会参赛权的7名队员中,有6人被证实使用了兴奋剂或者有违禁嫌疑。

  在收到国家体育总局向国务院汇报“血检超标”事件的报告的同时,一位国务院领导人也收到了该省一位负责人的一封信,要求对运动员再进行一次血检,以便让该省女子中长跑运动员重新获得参加奥运会为国争光的机会。

  袁伟民不同意,但某省领导不断地给他打电话,要求给机会“重查”。该省的一位副书记和一位副省长,还有体育局局长专程来京找到袁伟民,为此还专门安排了一个座谈会,总局领导都出席了,谈了两个小时。

  但是不管袁伟民如何耐心的劝说,他们仍然不断地做工作,尤其是努力争取上级领导的支持,要求重查一次。一位上级领导在9月6日和7日晚两次给袁伟民打电话,一次40分钟,一次45分钟,潜台词都是转达有关方面希望“高抬贵手”。

  袁伟民顶住了各方面压力,坚持不重新进行血检。他当时心想:大不了从悉尼回来我不干这个局长了!

  ■审计风波

  2004年6月23日,国家审计署公布了“2003年度审计工作报告”。这条新闻重点披露了 “1999年以来,国家体育总局动用中国奥委会专项资金1.31亿元,其中用于建设职工住宅小区1.09亿元”。

  袁伟民分析说:“问题出在审计署公布的报告中,把我们建房动用的中国奥委会市场开发积余的钱,误定性为动用了中国奥委会专项资金,多了‘专项’这两个字,这就使问题性质发生了变化。 ”事实上,中国奥委会的账户上既没有财政专项拨款,也没有其他有专项用途的“专项资金”,只有市场开发积余的钱,这些钱是十多年来各单项协会和中国奥委会进行市场开发积累下来的,主要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运动员、运动队做广告所得,以及参加国际奥委会、亚奥理事会和国际单项协会组织的比赛和大奖赛的分成。这些钱都是运动员、教练员、体育工作者艰苦拼搏的血汗钱。取之于他们、用之于他们,应该说也算合理。

  ■女排打假球

  2002年8月,为了避开强队意大利,中国女排打了几场故意输掉的球:“输”给希腊和韩国。两场假球一打,搞乱了世锦赛的正常秩序,激怒了东道主,世界排坛哗然。这让袁伟民勃然大怒!在釜山亚运会前他在总局亲自批评排管中心主任徐利:“你打假球,在世界锦标赛上开先例,国内比赛怎么办?你不好好检讨,你怎么领导全国的排球运动啊?你中心主任这么当,开先例了! ”

  事后,徐利和陈忠和写了一分深刻的检讨书,并在《中国体育报》上公开刊登。

  “我不说真话就完了”

  在书中,袁伟民披露了诸多敏感事件的内幕,对于披露这些敏感话题之后的后果,他表示自己也有考虑到,不过他个人认为真相更重要:“我不出来说,长此下去就完了,就没人说真话了。我说出来,就是通过这些事,让大家受到启迪,受到教育。 ”

  袁伟民表示,自己在从第一线退下来之后,一直都有人来找他,希望他能够写一本类似于回忆录一样的书,而在经过了长达5年的思考之后,他终于决定动笔。 “我之所以写这本书,目的绝对不是宣传自己,因为我觉得这样根本没必要。我的目的其实是想记录一些事情的经验教训,说清楚当一个人处在一个位置 (譬如自己当国家体育总局局长)时,遇到事情该如何处理。说事,难免会牵扯到一些人,但我在书里,没有对任何人点名,就是想就事论事! ”

  虽然袁伟民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在书中点名,但是在有关北京申奥的章节中,他对于一名中国资深国际奥委会委员的描写让人一眼就看出了是何振梁,其效果不亚于直接点名,而他书中有关这名委员的描写也基本上是负面的。实际上这已经在外界掀起了轩然大波,而在谈及这一点时,袁伟民理直气壮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书里说的都是真话! ”

  坦然面对曾经的审计

  有一段时间,有关袁伟民被 “双规”的传言一度成为一个热门话题,2004年6月23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播出国家审计署公布关于“2003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直接点了国家体育总局的名,说1999年以来,国家体育总局动用中国奥委会专项资金1.31亿元,其中用于建设职工住宅小区1.09亿元。这一下子,就把袁伟民推上了风口浪尖。

  而在今天,当袁伟民自己回顾这一段历史的时候,他表示自己已经非常坦然了,“这本来就是一场人为‘制造的混乱’,在我的书里面我已经写得非常清楚了。”袁伟民说,当时体育总局建住宅楼的钱,是中国奥委会的市场开发积累下的钱,包括他带队打比赛时的奖金,并不是奥委会的专项资金,是审计的人没有用准“专项资金”这一概念,“只不过现在事情已经都过去了,我不会记恨任何一个人,谁在工作中不犯个错?我个人是非常欢迎审计的,也愿意接受审计,关键是我没问题! ”

  
(责任编辑:长城)
[我来说两句]

测测你灵魂的模样

测试:2010年你要提防你身边的哪个小人

测试你的智商到底有多高 测完可能会被气死

看你这一生有没有富贵命? 世界上最变态的八大菜

全球排名第十二位的心理测试:荒岛求生

测测你的死穴在哪里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欢迎您注册发言。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