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中超联赛第29轮 > 辽宁宏运VS上海申花
NBA | CBA | 中超 | 亚冠 | 足球 | 综合

申花遭索赔案件追踪 曾将王大雷等六球员做质押

来源:搜狐体育 作者:滇友

  足协杯半决赛尘埃落定,上海申花也在客场战胜北控燕京,顺利闯入足协杯决赛,这也是时隔17年后,上海申花再度晋级决赛。不过,对于上海绿地申花来说了,麻烦事依然缠身,云南一家民企与上海绿地申花的“3000万违约金”官司依然没有最终的结果。最新的情况显示,上海绿地申花继续在“管辖权”方面提出异议,并向云南省高院提出了新一轮上诉。

  2013年上海滩发生过一件大事,就是上海申花欲前往云南,当年9月6日,双方签订协议以及补充协议,这份《战略合作协议》约定:为迁移主场进行安置工作,原告先支付被告3000万,如被告单方面原因无法完成迁移主场,那么被告应在不能履行的30日内退还原告所有款项,并且支付原告3000万违约金。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向申花方面支付2500万,剩余500万经三方协商,将申花向昆明锐龙足球俱乐部的借款抵作该合同应付款项。

  后来,申花并没有去成云南,朱骏转手将申花卖给了绿地。原告在起诉书中说:“2014年10月28日,上海申花联盛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公司股东已将公司的股权和经营权完全转让给上海绿地申花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 在转让股权期间,原告依法向二被告和中国足协申报债权,但二被告置之不理,经原告多次发函催促,二被告无奈于2014年4月4日返还了原告人民币3000万元本金,其余损失赔偿及违约事宜拒不与原告协商。”也就是说,后来申花方面支付了当初原告垫付的3000万款项,但合同中规定的3000万违约金至今未支付。

  2015年6月份,云南这家民企将上海绿地申花告上法庭,要求被告支付3000万违约金。云南中院受理了这起案件,不过被告方上海绿地申花方面却向云南省中院提出了管辖权异议,要求将案件移至上海的法院审理。云南省中院在8月5日驳回了上海绿地申花方面的申诉,要求案件继续在云南省中院审理。不过,对于管辖权的争夺并没有结束,被告方上海绿地申花方面于8月8日再次向云南胜高院提起上诉,继续在“管辖权”的问题上提出异议,要求案件放在上海审理。

  管辖权异议,是指当事人认为受诉法院或受诉法院向其移送案件的法院对案件无管辖权时,而向受诉法院或受移送案件的法院提出的不服管辖的意见或主张。那么,上海绿地申花方面提出的这个管辖权异议是否合理呢?原告委托代理人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张庆雄律师表示:“被告方可以提出这个管辖权异议的,这是对方的一个权力。不过按照当初的合同约定,这个案子还是会在云南审理。不过,这个案件的开庭时间就会继续拖下去。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案件的开庭时间可能要拖到今年12月份了,真正审理出一个结果,也许要到明年。”

  被告方共有两家,一家是上海申花联盛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一家则是上海绿地申花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众所周知,上海申花联盛俱乐部是朱骏经营的俱乐部,不过俱乐部的法人是周军。在俱乐部完成转让后,现在无论是上海申花联盛,还是绿地申花,两家俱乐部的法人都已经是吴晓晖。值得一提的是,上海绿地申花俱乐部在向云南省高院提起的上诉状中提到,一审法院至今没有向上诉人转交与该案有关的任何证据材料,所以无法对当时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发表意见。同时,上诉人经向公司原股东、董事、监事进行核实、查询,都表示没有与原告发生出直接的接触,也不知道是谁得到授权代表公司签署的所谓《战略合作协议》。

  真实的情况如何呢?原告委托代理人张庆雄律师认为:“双方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是由上海申花联盛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原法人周军签署,并且这份合同盖有俱乐部公章以及周军本人的签字。现在上海绿地申花俱乐部却表示对当初的《战略合作协议》不知情,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对于上海绿地申花俱乐部目前的态度,云南这家民企的老板也是非常无奈与愤懑。根据了解,当初双方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时,上海申花联盛足球俱乐部方面是非常积极主动的,合同约定里的违约条款,以及赔偿金额都有明确清晰的标明。此外,在合同中,被告方甚至将王大雷、王寿挺、宋博轩、郑凯木、曹赟定、徐亮这六名球员的所有权作为合同的履约保障。一旦原告方违约,无法完成主场的搬迁事宜,那么云南这家民企有权要求上海申花方面出售这6名球员,所得的转会费用于偿还原告方所支付的赞助金额以及3000万违约金。

  但最终的情况是上海绿地介入,上海申花完成了转让,也没有搬迁主场到昆明,违约情况已经发生。云南民企这家老板多次到上海向原俱乐部高层协商违约金事宜,但得到的答复都是这笔钱绿地申花方面肯定会认的,不要着急,这种合同里明确约定的肯定跑不了。

  根据了解,在上海申花联盛足球俱乐部违约事实发生之后,即俱乐部无法搬迁到云南昆明,如果云南民企这家老板第一时间提起诉讼,合同中约定的王大雷、宋博轩等球员也将无法顺利完成转会。但云南民企这家老板考虑到上海方面一直以来良好的态度以及无数次的口头承诺,也期待着事情有一个顺利的解决方案,所以一直没有进行起诉。结果一拖再拖,只有口头承诺,但没有实际的举措,无奈之下,云南这家民企老板才将上海绿地申花以及上海申花联盛足球俱乐部告上法庭。

  云南民企状告上海绿地申花俱乐部的案件将有什么样的结果,我们将继续关注。(滇友)

(来源:搜狐体育)
sports.sohu.com true 搜狐体育 http://tougao.svip.sohu.com/paper!cmsRecall.action?paper.paperId=32235&paper.cmsUrl= report 4841 #container.text.video600{float:left;width:600px;margin:0;padding:5px0;background
(责任编辑:张振)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