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说明

户外赛事|唐景燕贡嘎首百初体验

  甘孜环贡嘎山百公里挑战赛在国内目前是难度系数最高的越野跑赛事,我在征战户外和自行车赛场之余,偶尔也参加一些越野跑赛事,也算是身经百战的老油条了吧。但因为是首百,相对其它比赛,我对贡嘎100更多了些忐忑和期待。

  

  2017/08/15

  为适应高原作战,一早便收拾行囊从成都出发海螺沟进行环境适应。在成都新南门乘坐发往海螺沟的旅游班车上,不少乘客都是来参加比赛的运动员,自然而然便聊到了一块儿,气氛轻松而又亲切。七个多小时的车旅颠簸之后,一行人终于抵达目的地-磨西镇。这是一个依托景区资源而打造的旅游小镇,满大街都是住宿,很快便找到一家客栈安顿好,晚餐是极具当地风味的牦牛肉汤锅。

  2017/08/16

  四个人起了个大早,一头扎进了海螺沟景区。景区里依然保持着原始森林面貌,宛若一个天然大氧吧,令人心旷神怡。一条铁索穿过云雾,越过冰川,仿佛误入仙境,脚踩在上面,心情紧张而又热烈。索道的另一端便是峰顶的观景台,感谢这样的好天气,竟能看到云雾里忽隐忽现的贡嘎雪山。

  山上最高海拔是三千多,我已经走得有些气喘了,其他的一些高反症状也随之而来,下山回到摩西镇上后,头疼的感觉都没有得到缓解。下午迷迷糊糊睡了一觉,晚上却失眠到凌晨两点多,也不知是高反还是对赛前焦虑了。

  2017/08/17

  上午,赛事酒店报到。由于经常参加中登协的赛事,每次看到熟悉的裁判们就像看到亲人一样,感觉真亲切!

  下午跟小伙伴们出去慢跑几圈,依然有一些轻微的高反症状。

  晚上,赛事技术会。参赛选手基本到齐、赛事帷幕即将缓缓拉开...

  2017/08/18

  赛事发枪仪式与揭幕赛。环绕磨西镇,跑一圈三公里,与东莞的跑友们一路有说有笑,轻松而愉快。

  晚上早早就入睡了,因为第二天会起的很早...

  2017/08/19

  终于迎来这一天,时间一分一秒进入倒计阶段...环贡嘎山百公里即将正式开始!

  凌晨四点,行李转运车辆准时到达酒店楼下,运动员们把自己在CP6(65KM处)要用到的装备和需要转运到康定的行李都存放在了车上。

  一切安置妥当后,开始了凌晨四点的早餐,实在难有食欲,又不得不左一口右一口地硬塞进肚里。

  两个小时的车程后到达起点现场,下车便开始了严格的检录。所有运动员都背着塞满装备和补给的超重“大功率”水袋包准备开始自己的百公里越野跑。

  一切准备就绪,七点十分,正式鸣枪开赛!百公里的征程开始了!

  有经验的老司机们都知道前方路途漫漫,大多选择了慢放战术。在锁定女子前方阵容选手以后,荣姐带着我(本次赛事女子冠军郑文荣)便开启慢节奏前进模式。两人一路有说有笑,稳步向前,似乎一切都很和谐。

  

  八公里处冲出来的一只马蜂打破了这份宁静,抱着我的右脸颊就是一大口,给我痛得脑袋空空。接过荣姐递来的创可贴,胡乱贴上后,痛楚才稍稍缓了些。

  也许是身体的调控能力吧,在认真面对竞赛的时候,身体上的痛感会小很多很多。直至后来脸肿的像包子竟然也没太大感觉,只是感觉视线范围越来越小了。

  十来公里处,后方的女选手在男选手的带领下一路杀上来,一个下坡上坡进攻后我就掉下来了,荣姐则凭着强大实力继续领跑前方阵营。

  我在掉出来以后也并未着急追赶,调整好节奏,继续匀速前进,在能偶尔看到前方女选手的情况下一路慢跑进入贡嘎寺的岔路口,这里需要爬上去再折返下来。

  

  途中遇到我们老爷(酷赛的BOSS),他让我保持节奏慢慢跑。似乎老爷的鼓励,给了我更多的能量,那段异常艰辛的上坡我只有不断向前的坚决。

  上去的路上遇到很多折返的男选手、参加徒步的行者,我们都互相鼓励加油。从贡嘎寺折返回来时想着自己有些下坡优势便一路狂追,确实有些着急了,脚下一个不稳表演了个狗啃泥。

  迎面上来的大哥也被我吓到了,急忙叫我慢些。右膝被磕得生疼,就怕骨头摔出了问题,被迫退赛了。赶忙爬起来跳几步,揉了揉关节,感觉完好,也就不再顾得其他又继续狂奔向下坡。

  在赛道上下点交叉的路口,总算是追上了第二位女选手,之后两个人就一直你追我赶,死磕了好几十公里……

  

  回忆起整个赛道,最艰难的便是CP4-CP5这段,从海拔图上来看,都快变成一条上升的直线了。

  实际赛道就是,闪电式盘旋上升,抬眼望去,山上垭口遥遥无期,明明才六公里左右距离,感觉走了半个世纪那么久!

  一路上换尽各种走姿:把登山杖拄着、扛着、抱着……什么姿势都不能缓解我内心的崩溃,只祈祷快快到顶。也试图小跑,但实在跑不起来。

  这路上很多人严重高反,我看到他们嘴唇都发黑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这样,只是知道手指黑得厉害。

  赛后听说有选手意识模糊,差点没从山边上掉下去,幸好被旁边人拽回来。这段路程,难以言喻的艰辛,幸好大家都平安归来了。

  终于到达子梅垭口的CP5,吃了个热腾腾的泡面,那味道美得让人忘不了!

  记得那会儿有个帅哥架着相机让我谈谈此时此刻有什么感受,我告诉他除了累还是累、累到啥感受都没有了。还指着刚上来的路对他说了句“就是下面那个坡,走到都绝望了”,后来才知道那是央视记者。报道视频里,我出来就是一声大喊“好累啊”,那副惨样也被小伙伴们笑了好久。

  

  我真正出现严重高反是在离开CP5以后,突现的两个小陡坡,彻底把我卷进高反的深渊。明明海拔图上这一段都是下坡,当时还庆幸爬了这么久的坡终于要迎来光明啦!

  还能咋办?上呗!走得我两腿酸软,就差没爬行了,有些选手更是走一小段就要停下来躺一会儿。

  爬完这两个要命坡也并未迎来我期待中的下坡,而是一段起伏路,到处都是露出锋利尖牙的乱石块,一不小心磕下去定然皮开肉绽。

  身心俱疲之际,开始头晕眼花,起初以为是雪盲了,感觉眼睛看到的东西都在发光,路也看不清,就问当时在身旁的男选手有没有墨镜。他们说你带上眼镜反而会更晕,这是高反引起的。希望落空,只得尽可能的专注精神,小心通过。

  

  越往高处走,越能收获难得的美景。漫山遍野都是些蓝色的花朵,那是一种让人惊羡的美景,让人愉悦的蓝。我猜想,这应该是高原特有产物吧,只在甘南的高原和这里才见过它。

  这段起伏路结束之后,终于迎来了我想要的下坡,但依然是乱石丛生的山脊路面。当时已被甩开了一段距离,向来下坡大胆的我到这里必须要拼一把了!

  不要命似的一个劲儿往下冲,手上被灌木扎了不少刺,鞋子里也进满了石子,也顾不上心疼我的脚底板,一路狂奔到CP6(上木居)。

  一头扎进裁判小狼姐的怀里,那时的我已经快崩溃了,好想在她怀里大哭一场,但尚存的理智又把我拉回到比赛现场中来。

  CP6是我们自行添补给、换装备的地方。我在简单吃喝之后往包里装了些能量胶,拿上备用手电筒又急急忙忙出发追赶去了。灌了沙石的鞋子也没来得及换掉。

  

  CP6-CP8这段路我挺不喜欢的,起伏很小,基本算是平路,磕准了我的弱项,向来是看见又宽又平的路就打不起精神的。

  当时和前面的女选手一直保持在八百米左右的距离,但怎么也追不上去。中间脱手套时还不小心把计时指卡给丢了,这可把我给急坏了。幸运的是没多久后面一个大哥追上来,竟然捡到了我的指卡!万分感激!

  再后来,摔伤的膝盖开始有了疼痛感,摸了一下似乎已经肿了,但也顾不得许多。一路跑跑走走,生怕后面的选手追上,却意外发现离前面的选手越来越近了。

  暗自鼓着劲儿,顺利实现反超!虽然已经跑不动,但还是小跑了起来,逐渐把距离拉开。往前追到的一位穿康比特衣服的男选手,叫着我的名字给我加油。小伙子前面一直挺快,只是后面可能累了不太想跑,就慢了下来。两个人搭伴走后,感觉路途也没那么艰难了。

  

  一起到了CP8刚好天黑,边吃东西边拿出头灯,竟发现我带的头灯坏掉了,捣鼓半天也没有弄好。还好赛前多准备了个小手电,在CP6的时候取出来就一直带在身上。但也担心手电不能撑到最后,所以从打卡点出来的前面一段路我都是蹭着同行小哥的灯光跑的。

  后来到了大爬升的盘山路段才打开了手电,两个人一同拄着登山杖晃晃悠悠向山顶龟速前进。除了灯光可及之处,四周一片漆黑,前方的路有多远、山有多高都看不见,偶尔在转弯处能看到灯光闪烁,方知还有同样在此挑灯奋战的人儿。

  不知道走了多久才到的CP9,这里是最后一个垭口了,也是整条赛道的最高点,从这里开始只剩下九公里的全下坡路段。

  高原的夜晚有些冷,喝了一杯姜茶、穿好衣服、带上帽子做好全部工作,准备放腿迎接最后的挑战。一同登顶的小哥选择在补给站多休息一会儿再走,我便独自出发了。

  这段路乱石特别多,每一脚踩下去都觉得脚底硌得生疼。黑暗中感觉好像是穿过了一片河滩之类的地方,到处都有水,要想不湿鞋就得四周扫描寻找绕行路线。

  黑夜中一个人的兵荒马乱,还必须自行稳住阵脚。一路边跑边回头看,在确定后方没有灯光以后稍稍放松一下,停下来走了几步。一抬头,满天都是星星在闪烁,感觉离得那么近,仿佛伸手可得。如果能好好欣赏一番,那该多幸福。

  感叹一番,目光继续投向赛道,一晃眼觉得右前方灯光之外有个黑乎乎的东西,像极了个人影!心下一惊,这深更半夜荒山野岭的,哪会有什么人,一定小时候鬼故事听多了。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个可怕的念头,一个冷颤,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当时四周无人,用我们四川话说只能麻起胆子往前面走,等凑近一看原来是块石碑、远看有些像人影罢了!身心极其疲乏又孤身在荒野,脑子里总是会出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虽然明知不可能有。

  经历了这么一出,我也不敢走了,又开始跑起来。一边跑一边怀疑手表出了故障:明明已经很卖命的跑了,显示的速度却不太快。每跑一百米就看一眼那些公里数字,计算着距离终点又近了多少。

  这时比赛已经进行了十五个多小时,手表也已经快撑不住,间隔一会儿就提示一次电量不足,到最后距离预算终点大概还剩两公里的地方手表终于断电阵亡。这下连唯一支撑我的数字没有了!

  内心开始焦虑, 想着怎么还不到终点?是不是跑错路了? 同时,心底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在说“在坚持一下下,一定就快到了!”

  终于!一个转弯看到了灯光,也看到了希望,终点拱门处有志愿者拉着冲线带在等候,用尽最后的力气冲向终点。打卡声响起那一刻,我知道,总算虐完了!

  比赛已经消耗光了我所有体能,最后还是被爽爷和小玉姐扶到屋里的。换过衣服后,休息了一会儿,身体才算是反应过来了一些。参赛的运动员不少都高反了,有的甚至上了救护车,我的高反算是轻的了,但加上体力透支,也还是狂吐了一个晚上。

  回想起来,上天还是比较眷顾我,整个比赛过程中我都没有遇到特别恶劣的天气,据说前方通过的选手是在到终点前都经历了雨雪的洗礼。哈哈,想想也是带感得直打寒颤。

  总之,首百故事多,充满喜和累呀。

  登录www.cmaar.com了解比赛信息,查看比赛详情,观看比赛直播。

sports.sohu.com true 酷赛体育 http://sports.sohu.com/20170912/n511240542.shtml report 6076 甘孜环贡嘎山百公里挑战赛在国内目前是难度系数最高的越野跑赛事,我在征战户外和自行车赛场之余,偶尔也参加一些越野跑赛事,也算是身经百战的老油条了吧。但因为是首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