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短信 | 邮件 | 商城 | 搜索 | 社区 | 在线 | 企业
Sohu首页 > 体育频道 > 中国足球 赛德隆热水器特约报道 > 甲A联赛 > 曲张官司 > 各方反应
众多媒体纷纭报道曲乐恒车祸黑幕大全
2001年3月31日08:28  大洋网

  曲乐恒"车祸实情"披露后反应强烈

  足坛名将高峰与黑道有染?

  3月29日上午九时许,沈阳,天空中零零散散地飘着细碎的雪花。正在赶往曲乐恒一家下榻的沈阳天都酒店的记者们,用“人间四月飞雪”来形容即将开始的曲乐恒针对车祸事件内幕对新闻界的通报会。虽然在人们眼前出现的还不是“六月飞雪”的奇观,但曲乐恒与其父曲明书,的确是怀着窦娥一般的决绝心情,来讲述那段过去了整整11个月的悲惨经历的。

  曲明书显然是得到了某种提醒,所以在开场白中一再强调“这不是什么新闻发布会,只是把当时的一些‘真相’通报给新闻界”,但是他仍然一上来便给他们将要揭露的“黑幕”定了性:“一直以来,我们就觉得这件事里面有问题,什么问题呢?以张玉宁与曲乐恒的关系,他就能跟着张玉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吃饭吗?最近我儿子跟我说了,我本不想说出来,但我们所面临的种种巨大压力却使我们不得不说。现在看来,车祸事件绝不是意外,而是张玉宁勾结黑社会有预谋地导致的一个事件。就在车祸之前两天,曲乐恒曾经受到了这伙人的威胁,准备拿枪要把曲乐恒给废了。车祸前发生了这么一段,我想并不是偶然的,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接下来车祸事件前后的详细经过是由曲乐恒自己来叙述的。他说:“今天我在这里讲的如果有任何夸张成分,可以负法律责任,因为我不可能从北京赶回来,在这么多人面前胡说八道。”

  “去年4月26日晚,我、张玉宁、王刚和杨赫(王刚前女友)一起出去喝酒,发生车祸,导致重伤。这事我想从24日说起,当天我们队从云南回来,晚上队里放假。吃过饭大约12点钟左右,我们队的前队友吕东开了个酒吧,我想过去叙叙旧。可刚一进门就看见张玉宁和一伙人,包括几个男的和几个小姐。张玉宁看到我就把我叫了过去,互相介绍了一下,但是我现在只记得几个人的名字,有卞锋、燕军,还有一个绰号叫谭四的,还有一个是卞锋的保镖,保镖的名字我也忘了,但还记得是少林武校毕业的,曾经打过散打,拿过亚军。

  当时他们一听到我的名字时都挺惊讶,卞锋就说了一句:‘哦,你就是曲乐恒,听说你挺牛逼的。’我一听挺纳闷,但从他眼神里就能看出他对我有成见。接着他就自我介绍,‘我就是黑社会的,挺有钱,黑道白道都好使,我曾经花钱买过辽宁省十大杰出青年’。完了他又说他有七个拜把兄弟,老大叫什么我忘了,他是老二,谭四是老四,燕军是老六,张玉宁是老七。他就说:‘张玉宁就是我七弟,如果谁敢与他作对,就是与我作对,我会对付他。’说完他就拿电话往外打,我只听到他在电话里说‘赶紧过来’,保镖也在一旁说‘别管了,过来,把家伙带上’。

  当时我一听就很害怕,于是对他说:‘其实我和张玉宁没什么毛病,就是工作关系,其实我也不是有意的,就是想尽量踢好球,体现一下自己的价值,并没有什么对不起张玉宁的事情,你要是觉得我这人不怎么地,你随时废我都行。’说完没多久,就见一个陌生男子从外面进来,长得挺凶悍,他进来后就坐下了,然后卞锋的保镖把他叫到另一桌去,嘀嘀咕咕,我一直斜视着注意他们。他们说了几句后便把我叫了过去,要我跟他喝两杯酒。我没说什么喝了,这之后那个陌生男子就走了,卞锋跟我说,‘我叫他来就是来废你,带了枪来的,但是今天跟你接触后,觉得你这人还行,我看今天就这么地吧’。接着我们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回去了。

  出事那天,刚训练完,张玉宁便叫我一起吃饭,我没太答应,因为已经和李铁几个人约了吃饭。可回到房间后,他又来了,说‘走吧,吃饭’,我问是谁,他说就是卞锋他们。我一想,和卞锋他们一伙又不是很熟,不想跟他们去,可那天晚上的事又让我心有余悸,也怕跟他关系弄僵,怕得罪他,而且又不想加深跟张玉宁之间的矛盾。于是我试探着问‘不去好不’,张玉宁答‘你看着办吧’,正犹豫时,他又说‘走吧,走吧’,我也就没再推,回绝了李铁那边。刚一出门,就见到王刚和杨赫两人,我觉得奇怪,但没说什么,四个人便上了张玉宁开的那辆韩国的‘起亚’车,我坐在副驾驶位,王刚和杨赫坐在后排。

  一路上,车越开越偏僻,尽是小道,都是农村了,我合计,怎么上这么远的地方来吃饭呢?大概经过一个半小时,车开到了汪宾乡(东陵区)派出所,下车后张玉宁给我介绍了派出所所长张伟,没多久卞锋、燕军和那个保镖也来了,还领来三个小姐,具体干什么的我不知道。然后由所长安排在一个房间吃饭,当时他们说是派出所食堂,后来经过调查是一个农场。

  这一回大概一共有18个人吃饭,一些我不认识的他们说是村民,但后来知道是和卞锋他们一伙的,席间主人杀了一只羊,也喝了酒,张玉宁和我喝的一样多,差不多3两泡的雄蚕娥酒,和1-2瓶啤酒。吃到八点多,我提出太晚了,该归队了,然后我们各自上车。

  我记得当时他们出来送我们,但张玉宁什么时候上的车,怎么系的安全带我都不知道。车顺着原道往回驶,当从小道拐到直道,刚100多米,我就觉得车突然间像失控了,从右侧突然向左边冲去,直接向一棵大树撞过去。后来王德忠说当时有大灯闪过,我觉得很纳闷,我绝对保证当时对面没有车,如果有的话直接就撞上去了。这时我一下子本能地一手抓住车上的把手,脚从下面抽出来,蹬住前面,但是我感觉此时车并没有减速,一下子就撞上去了。

  撞完以后,我马上感到面部流血,但头脑还很清醒,准备下车,可我一打开车门,就觉得腿动不了了。这时王刚从后面下来了,想把我抱下来。他一拖,我就觉得腰不行了,一急就说‘赶紧把我放下’,我记得我人在车门外,但脚还在上面。于是我就喊‘谁也别碰我,赶紧打110报警,找专业人士来把我送去医院’。几分钟后,张玉宁从我这边门下来,因为他那边门打不开了,下来后好像还问了一句‘怎么样’,然后就没了。后来证实是卞锋的宝马车送走了,送到哪里我不知道,反正没敢去医院。我在地上躺了很久,是王刚打了电话叫了人来,一个民警来了把我送到医院去了。”

  这就是曲乐恒叙述的事件全过程,但是曲乐恒说有些事情他清楚过来后就一直在想,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他说:“如果张玉宁把我当朋友,为什么不管我死活自己就先走了,他应该想到也许这一走以后就再也看不到我了;而卞锋他们当时要送也应该先送我;再说,张玉宁来的时候没有系安全带,为什么回的时候就系上安全带了,他平时也是从来都不系安全带的,而且为什么他自己系的时候不告诉我一下。如果他们跟我不是朋友,又为什么把我带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吃饭?当时我本能作出保护自己的动作时,我记得有1秒或者零点几秒的时间,为什么车一直没有减速,而是直接撞到了树上?我还想问,出事后他们又为什么从来没有跟我联系过,也从来没有到医大来看过我?”曲乐恒表示,出事后他一直没有把事情真相说出来,包括对交警大队和检察院,直到去年底才告诉了律师。但是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和取证,他发现事情并非想象中简单,只是有些证据现在不能提供给大家。

  曲明书稍后进一步指出了事件的一大疑点,即为什么车祸发生后没有人报案?曲明书说:“车祸是当晚八点多钟发生的,可直到第二天上午九、十点钟才报的案,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连派出所的所长张伟自己在场都没有报案,也没有保护现场?他一起组织了这次宴会,可事发后却躲在派出所里,连110都没有打过一次,为什么?”

  至于为什么拖到今天才抖出事情真相,曲明书表示他们即使是在检察院写供诉状时都没有说,就是必须要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包括俱乐部的利益,他们一直都把曲乐恒当做俱乐部的人,可是现在他们已经清楚这一切都不会再有什么结果。而曲乐恒也在私下场合对记者解释说,自己一直在等待张玉宁表个态,但张玉宁却一直不说话,期间曲乐恒还曾托人找到张玉宁,表示想见面沟通一下,而张玉宁也没有接受,在这种情况下,他才不得不说。

  张玉宁:"黑社会"一说真让我伤心

  当张玉宁知道曲乐恒引爆“炸弹”后,记者通过再三努力,终于与他取得了联系,但张玉宁称自己还不知道曲乐恒所爆内幕的全部情况,只有晚上看完央视“足球之夜”播出的曲乐恒新闻发布会后才能发表评论。

  “足球之夜”一完,记者马上给张玉宁挂电话,张玉宁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很平静。他告诉记者,曲乐恒现在这样做有些缺乏冷静和理智,在没证据的情况下,单方面把事情讲出来,是要负责任的。下一步他要与家里人、辽足俱乐部和律师商讨怎样应对。

  张玉宁在接通记者电话的第一句话就是:“曲乐恒这样做真的太让人伤心了。”这对原本十分要好的朋友今天却行同陌路,让张玉宁始料未及。张玉宁告诉记者,车祸事件发生后,自己家里一直尽最大的努力帮助曲乐恒,而且只要有机会,自己就到北京去看望曲乐恒,根本不存在对曲乐恒置之不理的说法。在费用上,自己家出的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比任何人拿得都多。自己和曲乐恒从小一起长大,关系一直非常好,两家的关系也没得说。“我要是想故意对曲乐恒怎么样,良心上也过不去,家里人也不会答应我这么干。”

  在关键的两个问题上,张玉宁也有自己的解释:“我不是什么黑社会的,我是一名球员,靠自己的本事吃饭。像曲乐恒说的那样,我蓄意害他,并且还找黑社会的人,这是无稽之谈。他说的去酒吧的实际情况是,我们当时早就约好了,而且他说的那几个所谓‘黑社会成员’是我们都认识的朋友,他们都有正当职业。如果当时说了什么威胁曲乐恒的话,为什么那时候他不讲出来,为什么后来我们再次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还去。

  “曲乐恒是在上海超霸杯上进了三个球,但后来在联赛开始的七场比赛中,他却一球未进。况且我那时的脚伤也快好了,我为什么要故意害他呢?我的水平有目共睹,以当时的状态,我打上主力没有问题。国家队和国奥队我都入选过,谁也不至于傻到拿自己的前途和名誉去做赌注吧。当时有那么多俱乐部要我去,我也不会为了一个主力位置而去做不明智的事情。

  “车祸发生时,我和王刚也受伤了,而且我那时是刚刚拿到驾照,还不能说让车撞到哪就撞到哪,你让一个专业车手来,他也做不到。另外,在是否酒后驾车的问题上,我现在完全可以保证,如果当时进行酒精浓度检查,我肯定是合格的。当时因为要急着赶回球队,所以车开得有些急,加上路面不好,非常黑,所以车祸纯属意外。”

  据体育周报报道,在王刚和其女友的问题上,张玉宁表示,王刚作为我和曲乐恒共同的好朋友,也不可能去害他,而且王刚的女友作为一个外人,更不可能让她卷入这场车祸。他们是无辜的,我更是无辜的。

  张玉宁最后表示,曲乐恒在揭露内幕过程中,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我现在不想对他说的做更多的解释,让事实来说明一切吧。

  章健:别拿"黑社会"来吓唬别人!

  曲乐恒抖出“张玉宁卷入黑社会”的传闻,一时间犹如一颗定时炸弹,在辽沈足坛上空引爆。同在沈阳屋檐下的海狮俱乐部亦十分警醒。昨晚(3.29),俱乐部老总章健告诉记者:“若发现有勾结黑社会的球员一律开除。”

  章健称,他只是听个别记者谈起,曲乐恒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张玉宁卷入黑社会”,但对这一提法他表示“怀疑”。他认为,“国外黑社会是有组织的,不会轻易为一件小事欺辱个别弱者。而中国,动不动就提出‘黑社会’来吓唬别人,这种提法还需要调查清楚后才能下结论。”

  按照章健的理解,中国的一些“黑社会”现象,肯定与一些品行不端的人介入有关。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球员卷入这个圈子里,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如果发现海狮队员出现类似的丑闻,俱乐部会怎么办?“坚决开除,决不手软。”章健语气坚定地说,“海狮在这方面一直严管球员,多次提醒队员不能和这类人员接触,看来效果还是不错的。”

  据体育参考报报道,造成个别球员卷入类似丑闻的根源何在?章健分析说:“主要是要提高中国球员的文化。这些队员普遍单纯、讲义气,常看些港台电视剧,崇拜这种‘哥儿们义气’。其实这种‘义气’对你的家庭和事业有什么好处?无非是带你吃饭、喝酒、唱歌什么的,它能为你买房子吗?能为你加薪吗?能给你赢球奖金吗?因此,球员的家长也要多提醒孩子们,别误入歧途。

  至于“个别球员卷入类似丑闻后,会不会给中国足坛带来更大冲击波”这一话题,章健认为,这里有一个“整体风气”问题。一个人的人生经历无非是“从小靠父母”,“长大靠领导和朋友”的帮助,如果在他的人生经历中没有走好,那只能怪他处的整体风气欠佳。

  章健最后认为,球员与“黑社会”有染的传闻一旦成为事实,那必将引起中国足坛的高度警觉,相应的措施也会随之出台。

  派出所所长:车祸纯属偶然

  曲乐恒在诉说车祸事件中多次提到过原王滨乡派出所所长,现任古城子派出所所长的张伟。并称张伟作为所长没能及时报案,并没有保护现场。对此,张伟在东陵区公安分局向记者强调:“我只是应朋友之邀去吃饭,这起车祸事件纯属偶然,在此事件中我做到了我应该做的。”

  聚在一起纯属偶然

  

  据张伟介绍,出事那天下午他在东陵区公安分局开会,三点半左右会议结束,由于东陵区公安分局距王滨乡派出所较远,所以自己准备回家。在回家的路上,中学同学边峰打来电话,极力邀请他去吃饭,并称张玉宁一会儿就到,指定要喝羊汤。张伟说,他开始不想去,但他本人也是个球迷,很想结识张玉宁等球员,于是他便托人买了只羊,让朋友先煮上。大约6点边峰和十多位朋友赶到,过了一会张玉宁、曲乐恒也到了。7点他们来到农场的食堂,坐了两桌。张伟与张玉宁、曲乐恒等人一桌,之后有人出去买了些可乐,就这样,十几个人就吃了起来。过后,有人提出张玉宁等要回驻地报到,7点40分,张玉宁、曲乐恒、王刚和王刚前女友便率先离开,边峰和几个朋友也随之离开,就在剩余几人也想回家时,几个人匆忙跑回,并称,张玉宁出事了。大家急忙赶往现场,在现场张伟看到车正在沟里、曲乐恒倒在地下。

  张伟说:“以前我从未见过曲乐恒,张玉宁只见过一回。那回也是他来我们乡喝羊汤,在快结束时我才到,而且只是简单地握了握手,互相作了介绍。”

  车祸后的所作所为

  据北京晨报报道,张伟反复强调,在事情发生后他做了许多工作。他说:看到曲乐恒躺在地下,伤势很重,我马上跑回派出所,并拨打“120”。当得知由于距市内过远,救护车最快要两个小时才能到达时,我又马上联系车辆,大约又过了20分钟,王滨乡惟一的一辆面包车开来,我们又拿来被褥垫在曲乐恒身下,五个人小心翼翼地将曲乐恒抬到车上,将他送往医院。之后,我见事情已经处理完毕就返回派出所。

  没有看见张玉宁喝酒

  关于曲乐恒先前所说在吃饭过程中,他与张玉宁等人均喝了酒,而且还指出了有二三两雄蚕蛾酒和几瓶啤酒。对此张伟说:“那天我们主要是以吃羊肉、喝羊汤为主,我不否认当时有人喝酒,我本人也喝了些。但的确有人专门为了几名司机买了可乐,我当时只顾张罗招待,并没有看到他们喝没喝酒。”

  曲乐恒也提到了发生车祸时有一辆宝马车就在现场,并指责他们并未将自己用此车及时送往医院。张伟解释说:“当时的确有一辆宝马车在场,但我找了本乡的一名医生,他认为曲乐恒腰伤比较严重,不适合用小车运送到医院,而应该找一辆较大的车,让曲乐恒躺在车上这样比较安全。所以我就找来了王滨乡惟一的一辆面包车,这全都是为曲乐恒的伤病着想。”说到这里张伟显得有些激动,他愤愤地说:“这里十分偏僻,平时过往的车辆就很少,而出事时又这么晚。当时如果没有我在场,要想从这离开就得四五个小时。”

我来说两句 去相关俱乐部 发短信息
相关连接

怀风暴 黑白图片单音铃声
4元/月 订阅
风暴 彩色图片和弦铃声
8元/月订阅
·和弦铃声:  
很爱很爱你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疯狂音效:  
宝贝该起床了 甘撒热血写春秋
订阅任何彩信服务
三天内退订不收费!!!

请发表您的看法
用户: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留言:
*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 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新闻搜索
关键字:

百变音画图片铃声下载
·来激情公社找惹火MM
·攒魔法袜子拿圣诞礼物
搜狐彩信最新推荐
·[] 原来的我
·[] 口哨青年
热门词:必杀功 林忆莲
精彩订阅
新闻资讯
关注甲A;关注大郅姚明;关注东亚四强赛……
订阅 体育新闻,了解详情



搜狐商城
·影视|我们真的爱过吗
·音乐|呐喊曾经的摇滚
·书籍|邵佳一写真5折
·影视|热播剧绝对权力
·化妆|玉兰油限时77折
·精品|zippo火机5折起
-- 给编辑写信


搜狐体育24小时值班电话:010-65102160 转6293 或6294
Copyright © 2003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