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知否》:一个小球牵动多少男女的目光,看唐宋风靡的马球运动

前言:

电视剧《知否》中,永昌伯爵府的吴大娘子在京郊举办了马球赛,华兰为感激老太太为她请贺老妇人调理身体,明里暗里让母亲多带明兰除去走动走动,见见世面也在贵族夫人们中亮亮相。这场马球赛,原著中并没有,是电视剧改编的。

明兰为了帮闺中好姐妹余嫣然夺回亡母遗物,有一次放弃了低调隐忍,在马球场上大杀四方、出尽风头,而且在三哥长枫一看顾廷烨替人上场用左手还能一击即中的情况下,怯懦不敢战,明兰无人组队要自己一人对战的情况下,齐衡也不顾避讳和明兰的拒绝,坚持下场和明兰组队并联手战胜了汴京城中马球第一高手顾廷烨。

马球赛是原著小说中没有的,剧中的这场马球赛为故事的发展和人物的出场埋下了很多伏笔,这个我们下篇文章再说。今天我们来说说这个被称为“马背上的曲棍球”的马球。

中国的马上曲棍球——马球

马球是一项非常古老的体育运动,还曾被当做骑兵操练的课程。尽管目前学界对马球的起源尚有争议,但依据三国时曹植的《名都篇》中有诗曰:"连骑击鞠壤,巧捷推万端",说明至少在汉末马球已经存在了。“击鞠壤”指的便是马球,这项运动被称作“击鞠”;到唐代时,又有了更为形象的叫法,称作“击球”或“打球”,也就是后来《知否》中北宋流行的马球运动。

马球是一种骑在马上持棍击球的运动,也被今人形象地比作“马上曲棍球”。马球最早是归于蹴鞠部的,但蹴鞠使用的球是毛皮缝制的,中间塞上毛发啥的,"以皮为之,中实以毛",玩法和今天的足球差不多,用脚踢。

马球所用的球是木头挖空的,被削成拳头大小的球形,外面涂上各种颜色,有的还加上雕饰,很精致漂亮,被称为"彩球"、"七宝球"。击球的球棍也是用木头制成,称作“球杖”,一般有几尺长,端如偃月,形状有点像今天的冰球杆,杖身往往雕上精美纹彩,被称为"画杖"、"月杖"。

玩法上,马球是要人骑在马上,用长长的球杖击球。这就要求比赛的人得有不错的骑术才行,同时还需要骑手们密切配合,是一项高难度的体育运动,因而也被做为骑兵操练的一项课程。一般分两队,手持球伏,共击一球,以打入对方球门为胜。

关于马球来源的不同说法

有人认为中国古代的击鞠、打?或击?就属于马球运动。古代体育分类并不细密,而《文献通考》、《古今图书集成》等将马球归入"蹴鞠"部,也就使两者的区分更加复杂。

也有人认为,马球最早源于公元前525年的波斯(今伊朗),后传入中国。三国时曹植的《名都篇》中有诗曰:"连骑击鞠壤,巧捷推万端",说明至少在汉末马球已经存在了。

目前世界上对于马球的起源尚没有确切的说法。但是以我国文献为史料记载的,我国马球运动应该属于本土运动并非外传而来。2008年6月7日,马球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唐朝马球的兴盛

马球始于汉代,盛行于唐宋元3代,至清代始湮没,这一发展趋势主要是因为上层政策的影响,唐代以政策优惠扶持民间养马,加之受帝王兴趣爱好影响,马球成为上流社会中流行的体育运动,并辐射至民间。清中叶以后颁布养马禁令,严禁民间养马以防做军用发生民变,加之少数民族政权偏好不再是马球,这项运动随之衰败。

唐朝,马球主要流行于军队和宫廷贵族中。考古出土的很多大唐文物,都可窥见唐朝马球的盛况:

文物之一:西乾县唐章怀太子李贤墓中出土的打马球壁画,充分表现了唐代马球运动的场景。壁画全图高130~240厘米,宽600厘米;画面人物众多、背景宽阔,生动形象;参与击球者二十余人,皆着各色窄袖袍,足登黑靴,头戴幞头,手执偃月形球杖,身骑奔马,做出竞争击球的不同姿态。画面构图疏密有致,动中有静,有强烈的节奏感、运动感。

文物二:长安城唐大明宫含光殿发现记载修建马球场的刻石,还有这一时期的马球俑、描绘马球活动的铜镜,

文物三:现藏故宫博物院的的《便桥会盟图》(辽陈及之绘制),有一专门描绘唐、突厥两国进行马球比赛的场面。画面以武德九年(公元626年)唐太宗李世民与突厥可汗颉利,在长安城西渭水便桥会盟之事实为背景,画中,数名骑士策马持杖争击一球,场面颇为热烈、壮观。

据文献记载,唐代的历朝皇帝如中宗、玄宗、穆宗、敬宗、宣宗、僖宗、昭宗都是马球运动的提倡者和参与者,天宝六年(747年),唐玄宗专门颁诏,令将马球作为军队训练的课目之一。直至宋、辽、金时期,朝廷还将马球运动作为隆重的"军礼"之一,甚至为此制定了详细的仪式与规则。

宋辽金时期,马球的兴盛

从唐朝到五代,马球一直备受贵族喜爱,因而也逐渐风靡起来。到宋代时,马球在宫廷、军队和民间都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尤其备受皇室重视,宋太宗还专门下旨规定了打马球的比赛规则,使得这项运动实现了礼仪化和制度化。

不像唐朝皇帝喜欢亲自上阵,宋朝皇帝与后妃多半只是在看台观看欣赏。可即便如此,也有安奈不住的皇帝,竟然亲自骑马参与竞技。比如南宋时期,宋孝宗赵昚便曾亲自参与打马球。当然,宋孝宗提倡并亲身参与打马球,除了个热喜爱,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便是操练军队。由于马球运动对骑手的技术要求高,同时对团队协作也有很高的要求。所以,宋代军队除了骑马射箭外,还将打马球作为军事训练的基本项目。按照《宋史》的记载,宋代马球比赛由两队竞技,每次进球时便会给对应的球队插上一旗,算作记分方式,直到插满为止。这一点,与《知否》中的马球比赛是比较相似的。

《知否》中曾多次演绎马球比赛,多有达官显贵,甚至是皇室成员亲临赛场,足以见得北宋时期马球运动的风靡。

北宋以外,北方的辽、金也同样盛行有马球运动。按照《辽史》的记载,辽穆宗、辽圣宗、辽兴宗都曾举办过马球比赛,而辽兴宗对马球的喜爱可谓到了痴迷的程度,曾于景福五年、六年、八年、十一年、十六年、二十一年、二十三年举办过大型的马球比赛,有时一年内竟有十五次之多。

与辽国统治者一样,金国皇帝也对马球非常痴迷,其中尤以金世宗最为著名。当时,金世宗经常率领大臣在常武殿球场打马球,面对臣子的劝谏,他则借口称,自己是通过打马球来给天下人做表率,以便让大家不要忘记习武。

“上有所好,下必盛焉”,加上辽、宋、金之间征战不断,统治者对军队的操演训练也十分重视。而由于常规的骑射活动显得过于单调,故而统治者对马球这一具有对抗性、竞技性和娱乐性的活动,自然更加青睐。在皇室贵族的提倡和参与下,群臣和百姓自然也对马球运动十分痴迷,这才出现了《知否》中那样备受追捧的马球比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