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天才少女谷爱凌“火了”,但我却更关心,更崇拜全红婵

奥运会有着自己独特的“公平”的一面:来自跨国精英家庭的谷爱凌,和来自国内工薪家庭的全红婵,都可以靠自己的天资和努力夺取奥运金牌,成为全人类的冠军!

同时,奥运会又有着自己独特的“差异”的一面:谷爱凌选择的,是自己热爱的,昂贵的冰雪极限运动,自己花钱自己玩,训练辛苦却自由;全红婵参加的,则是封闭式的职业化训练,它既是训练,同时又辛苦地像是一场修行……

谷爱凌属于普通人完全无法接触到的圈子——国内顶尖的知识分子基因,又成长于美国的社会精英社群。

她的外公是中国住建部的首席工程师,她的外婆是交通运输部的高级工程师,是新中国历史上最早的高级知识分子。她的母亲毕业于北京大学,在奥本大学攻取了硕士学位,是洛克菲勒大学医学院的实验室主管,这位生物学专家后来还攻取了斯坦福大学的MBA,在加州和纽约从事金融投资行业…… 谷爱凌从小生长于美国旧金山的海涯社区——旧金山最传统的富人区之一,窗外便是著名的金门大桥。

在参加北京冬奥会之前,谷爱凌已经被斯坦福大学录取,不过为了参加奥运会推迟了一年入学。记者采访她时,她大方、优雅且自信。

而全红婵的出身,则更类似于你我,是这个社会最普通的“大多数”。

她2007年出生于广东省湛江市麻章镇的迈合村。父亲是农民,母亲患有重病,家里有5个兄弟姊妹。全红婵是家里的老三,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下面还有一双弟弟妹妹。

她的哥哥,初二便辍学去学厨师去了。她的姐姐在读高中。她自己7岁便开始学跳水,他的弟弟妹妹后来也都去了湛江体校学习跳水。

全红婵非常节约,她的年龄还不到15岁,但她每个月都会寄钱回家。喜欢吃辣条,爱玩王者荣耀。在夺冠之前,她从没去过游乐园和动物园……

中肯地说,从全红婵接受记者采访时,还有讲话时的状态看,还有点腼腆不自信的感觉,而且她的文化课可能有点掉队,把最美丽的年华都献给了跳水运动……

从各种角度说,冬季奥运会的运动都是昂贵的运动——装备昂贵、训练昂贵、场地昂贵…… 所以冬季奥运会运动项目的运动员,大都来自家庭条件不错的家庭——毕竟,家庭拮据一点的话,实在是热爱不起这些昂贵的运动。譬如,花滑冠军朱易出生于洛杉矶,她的父亲是知名的人工智能专家,前加州大学教授,现任北大人工智能学院院长朱松纯先生……

教员同志说过,看待事物不要一面观之,要看到事物的两面性。谷爱凌、全红婵,她们都是为国争光的奥运冠军,都是少年英雄。

谷爱凌的成功,是财务自由者肆意挥洒热爱,释放自己的天才。其背后有着专属于精英们的庞大资源。我们大部分普通人都是这些资源的“绝缘体”。

全红婵的成功,更像是“工作”。日复一日地,在跳台上进行着苦行僧式的训练,似乎是人生的一种修行。通过这种修行,她完成了“逆天改命”。

我崇拜天才少女谷爱凌,但也清醒客观地认识到,她成功的背后有多少普通人难以企及的支持。不仅学习谷爱凌,更多的是向谷爱凌的父母长辈们学习。

但我更崇拜全红婵,她为我们指明了,对于没有那么多资源支持,没有父母辈可拼的绝大多数普通人,应该怎么样去拼搏属于我们的光明未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