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武汉马拉松专题 > 2016武汉马拉松动态
NBA | CBA | 中超 | 亚冠 | 足球 | 综合

马北坡:武汉马拉松的态度 兑现了对选手的承诺

来源:搜狐体育
  • 手机看新闻

  如果不是要跑过武汉长江大桥,如果不是可以探望定居在此的亲人,也许,我参加2016年武汉马拉松的心情没有那么迫切。而在完赛之后,我更加觉得,如果这次没有参加汉马,对于跑步的人生而言,注定是一种遗憾。因为,汉马虽是首次举办,却已成为国内组织得最好的赛事之一。在起跑前一刻,我在微信中即时写下一句话:向正在缔造传统的汉马致敬。这是我当时最真实的心情。

 

  我原本是没有机会参加汉马的。汉马一经开放报名,便吸引了国内外六万多名马拉松爱好者,创下了国内首次办赛报名人数最多的记录。而赛事规模只有两万,这也就意味着,有三分之二的报名者将没有机会参加汉马,抽签结果显示我不幸位居其列。其时恰值我刚完成人生第一个全马——2016年香港马拉松不久。我早已将汉马列为人生第二个全马挑战赛事。正在遗憾之余,搜狐跑步频道给了我一个宝贵的半马名额。不在乎距离,只在乎参与,即便不能参加汉马的全程赛事,但我已经很满足了。

 

  汉马最初落选后,我选择了阳江海陵岛马拉松作为人生第二个全马赛事。汉马开赛前两周,我顺利跑完了阳马。至此,我总共完成了两次全马赛事和三次半马赛事,完成汉马半程应该没有任何问题。但出于谨慎起见,我仍然选择认真备战,只不过因为刚刚完成阳马不久,所以这次汉马的备战计划,主要以休整和预防生病为主,我只在休整的间隙进行小跑热身。而且,我告诫自己不要盲目追求成绩,量力而行,平安完赛即是胜利。

 还没出发去武汉,来自汉马微信公号的各种赛事信息,便让我感受到汉马的热情。赛前一天有免费大巴无缝接驳参赛者抵达报到会场;比赛当天公共交通对参赛者免费开放;除征集四千多名志愿者外,还投入了2.68万名安保人员,比参赛者总数还多,确保赛道的安全;沿途还设置数座音乐加油站,让参赛者能在奔跑中享受到音乐的激情。组委会自信的宣称,你来汉马,只需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跑步,其余的交给我们。汉马到底长什么样,很让人期待。

  我于赛前一天上午八点到达武昌车站,早我一小时从北京抵达的郭舒萍律师在出口等我。我和郭舒萍律师素昧平生,只是因为都爱好跑步,都加入了“法律人奔跑吧”跑群而偶有交流。在一个鱼龙混迹的陌生车站,两个未曾谋面的人相遇,即便同为法律人,倘若不是因为跑步,多少会心生几许疑虑。但人与人之间因跑步而生的信任和缘分就是这么奇妙,我和郭舒萍律师一见如故,一路上一直在聊跑步的事。他说他跑步是为了减肥,看到眼前的他结实而精神,我无法想象他曾经是一个胖子。他的跑龄只比我多几个月,但显然他的跑步能力好过我许多。这次汉马,他以3小时59分完赛,创造了他的个人最好成绩。

  第二天一早,两万名跑者如约簇拥在汉口江滩等待起跑,我所在的半马区听不到起跑的枪声,只看到人群开始向前移动,便知道比赛已经正式开始。大约过了七分钟,我才跨过起点拱门,经过古老的江汉关大楼后,在上晴川桥之前,赛道变窄,我们不得不放慢乃至停下脚步。很快,在前的人群缓缓通过,赛道又恢复了流动。看到晴川桥的红色桥拱,真是赏心悦目。在我的印象中,好些拱桥喜欢把拱涂成红色,既喜庆又吉祥,民间称之为彩虹桥。另一些很有名的拱桥,如重庆菜园坝大桥和朝天门大桥,就是如此。就在昨天晚上,我曾夜游长江,看到武汉长江大桥已为即将到来的汉马调整了线路而略显晦暗,但与武汉长江大桥相隔不远的晴川桥和鹦鹉洲大桥却灯火通明,光彩照人。尤其是夜色中的晴川桥,感觉与悉尼港湾桥的环境极其相似,且晴川桥色彩多变而更富有梦幻感。崔颢诗云,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如今已添新景,假如崔颢在世,应该会做新诗,求新解了。

 

  从晴川桥下来,就是汉阳界,即过铁门关。凡称之为“关”者,必是军事要地。只是岁月流逝,曾经的军事要塞如今已成为旅游胜地。在穿过铁门关拱门的时候,历史的沧桑感迎面扑来。过铁门关后,我们得以第一次从武汉长江大桥下穿过。再绕行一段距离,远看龟山电视塔,就到了汉马最重要的赛道:全长约1670余米的武汉长江大桥。建成于1957年的武汉长江大桥被誉为万里长江第一桥,如今早已是武汉市的地标性建筑。我爬上引桥的长坡,从两座桥头堡之间穿过,在兴奋的停下脚步留影之余,我想起一个叫梅旸春的人。梅旸春学机械出身,但他的兴趣却在于建桥。在茅以升等桥梁前辈的带领和帮助下,他作为主要建设者参加了武汉长江大桥的建设。此前,他还参加过钱塘江大桥、澜沧江大桥、柳江大桥的建设,此后他又参加了南京长江大桥的建设,最后因病倒在南京长江大桥的建设工地上。那一年是1962年,梅旸春年仅62岁。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献身精神?

  梅旸春生前曾任铁道部大桥工程局总工程师,铁道部大桥工程局的办公地就在武汉,如今已变迁为中铁大桥局集团公司,成为中国桥梁行业最具实力的施工企业之一,参加过很多跨海大桥的建设,如港珠澳大桥、杭州湾大桥等。碰巧的是,我出铁门关不久,看到旁边一栋建筑上挂有“中铁大桥局桥文化展示厅”的牌子,估计这里便是梅旸春生前的单位了。我便停下脚步,高高举起手机,透过观众的头顶,拍下这一幕。附近的观众不明就里,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这个奔跑的人。只有我自己知道原因,我朝他们点头示意后,继续上路。

 

  跑过武汉长江大桥,进入武昌界,黄鹤楼就在大桥的正前方。众所周知,黄鹤楼是与滕王阁和岳阳楼并驾齐驱的江南三大名楼。看到如此著名的建筑,我总是想起文字的力量。美国作家梭罗在他的《瓦尔登湖》中说,文字是所有圣物之中最珍贵者。就像岳阳楼有范仲淹的《岳阳楼记》,滕王阁有王勃的《滕王阁序》,黄鹤楼也有崔颢的《黄鹤楼》和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广陵》等。如今,楼已不是当初的那座楼,而文字依然是当初的文字,穿透时空,供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和凡夫俗子反复吟诵。

  经黄鹤楼后,我们得以第二次从武汉长江大桥下穿过,再沿长江北上奔跑一段,就来到了半程赛道的最后一座桥:约与武汉长江大桥等长的沙湖大桥。2011年才建成的沙湖大桥因跨越沙湖而得名。武汉很大,这几乎是一个常识。我跑过沙湖大桥后,对此有更新的认识和理解。武汉的大,其实不仅仅是指武汉三镇(即汉口、汉阳和武昌)很大,连在沙湖上有必要建成沙湖大桥,大抵也是武汉很大的一个缩影。跑过沙湖大桥,就到了楚河汉街,全马和半马在此分道扬镳,全马的前方是我这次不能跑过的双湖桥和美丽的东湖,而半马的前方即将抵达终点。我轻松的冲过了终点,既觉得意犹未尽,又觉得非常满足,两种感觉看似矛盾,却交织成我最真实的状态。

  汉马完美兑现了对参赛者的承诺,源于所有工作成员的集体努力。在参赛包领取地,志愿者所表现出来的主动、热情和认真,我前所未见。在赛道两侧的补给点,志愿者递水的手伸出好长,以方便选手接拿,嘴巴还在大声的叫喊,不忘为选手助威。最美的风景来自美女啦啦队,她们手里挥舞着彩球或彩带,整齐划一的喊着加油。沿途密布的观众,从童叟到妇孺,都不遗余力的为选手欢呼,带给我深深的感动。在观众人多拥挤的核心路段,警察和武警几米一岗,有的面向选手,兼顾为选手加油;有的面向观众,明知热闹就在身后也绝不回头。音乐加油站时不时传来歌声,要么是浅吟低唱,要么高亢激昂,再没有比这更令人快乐的感觉了。还有更多我未曾看到的人和事。赛事成功举办的背后,一定包含很多无名英雄的付出。

 

  这就是汉马。人、桥、江、湖、音乐构成了最主要的元素。一座城市,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迎接第一次马拉松,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打造属于自己的城市名片,汉马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在风起云涌的马拉松时代,汉马为什么会横空出世,又会如此重视?在此,我们有必要重温16世纪法国思想家蒙田的话。他说,群体活动和共享的空间,有助于改善我们的社会。还说,善于治理的政府,会想办法把市民聚集到一起,不单是为了庄严的宗教活动,也是为了运动和娱乐,以这种方式营造和促进人们之间友好相处的氛围。虽然蒙田说的是戏剧,但完全可以在马拉松这种集体运动上得到印证。所以很多人都说蒙田是当代思想家,因为他的思想到现在也没过时。蒙田一直主张与他人交往,主张“身体在场”,如果蒙田时代也有马拉松,我预测他一定会去参加。

  由蒙田的思想得到启示,举办或参加一场马拉松运动,就不应只局限在个人世界,而更应当进入社会关系之中,即通过改造我们自身,进而改善我们身处其中的社会。汉马做到了,而我还要继续努力。

  作者简介:马北坡,普通跑者,本职工作与法律有关,出于救赎身体的初衷,2015年初开始跑步,并逐渐形成“跑以修身,写以娱情”的跑步理念,目前的总跑量约1600公里,先后参加了2015年长沙马拉松、澳门马拉松、台北马拉松、2016年武汉马拉松(均为半程)和2016年香港马拉松、阳江马拉松(均为全程),跑步之余坚持写跑步纪事,迄今已超过十万字,努力写出属于自己的跑步感受和体验,并在《跑者世界》、《搜狐跑步》和《腾讯跑步》发表与跑步有关的文章数篇。

sports.sohu.com true 搜狐体育 http://sports.sohu.com/20160413/n444064170.shtml report 5515 如果不是要跑过武汉长江大桥,如果不是可以探望定居在此的亲人,也许,我参加2016年武汉马拉松的心情没有那么迫切。而在完赛之后,我更加觉得,如果这次没有参加汉马,
(责任编辑:赵永杰 US027)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