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少|中国国少|亚少赛|亚少赛预选赛 > 国少动态
NBA | CBA | 中超 | 亚冠 | 足球 | 综合

亚少赛国少创17年最差战绩 再次败给数学和人祸

来源:澎湃 作者:蒲垚磊

  对中国足球来说,“恐韩”从来不是一个新鲜的词。不久前国足在东亚杯上遭遇韩国队就吞下了0比2的败果,而国少队也同样难逃“魔咒”。

  9月20日下午进行的亚少赛预选赛最后一轮比赛当中,中国国少队(U16国家队)0比4惨败给韩国国少队,无缘亚少赛正赛。而上一次国少队无缘亚少赛正赛,还要追溯到1998年。

  赛后,国少主帅里克林克成为了“众矢之的”。自2011年上任以来,他的带队战绩只能用惨淡来形容,这场惨败后,国少也终于在他的带领下走上了“绝路”,而“人祸”恰恰是国少耻辱性战绩里,无法回避的一环。

  中国足球再次栽在了数学上

  2004年,在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中,因为算错净胜球导致国足在7比0大胜中国香港队后,依然惨遭淘汰。

  这样事关出线的数学问题又一次成了中国足球的拦路虎。

  由于本次亚少赛预选赛的11个小组中,有3个小组只有3支球队,因此赛事规定,11个小组头名和4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2名将获得出线资格。同时在比较各小组第2名的成绩时,将不计入与小组第4名的对战成绩。

  三场比赛下来,国少队的战绩分别是1比0战胜中华台北,10比0战胜中国澳门,0比4负于韩国,拿到了3个积分,但由于中国澳门队小组垫底,因此在去掉10比0这场大胜后,中国队成绩为进1球丢4球,净胜球仅有-3。和其他小组的第2名比较净胜球数时,国少占不到半点优势,甚至还不及越南、印度、尼泊尔等球队,遗憾出局。

  如果事先就考虑到净胜球问题,那么第一战对阵中华台北无疑是国少队争取多进球的关键战役。然而在这场比赛中,小将们仅仅依靠一粒点球涉险过关,球队还在领先后令人不解地收缩防线,场面上甚至看不出有继续扩大比分的想法。

  第三场败给韩国国少队后,国少的出线前景再次成了“理论上的可能”。如果中国澳门能够在最后一场比赛中爆冷击败中华台北,那么澳门将位列小组第三,中国队10比0的大胜也将列入计算,这样一来净胜球就能达到6球,而国少也能在出线命运上占得先机。

  不过,这样停留在理论中的“奇迹”终归没有发生。可以说,当国少队把命运寄托在“奇迹”上时,就已经宣告了失败。

  “里克林克比卡马乔更令人发指”

  自亚少赛1985年创立以来,国少队仅有1986年和1998年两次在预选赛阶段就遭淘汰。而在本次出局后,国少队也创下了17年来的最差战绩。

  面对失败,国少主教练、荷兰人里克林克难辞其咎。从纸面实力来看,这一届U16国家队并没有那么“不堪”。

  目前的球队中,有9人来自留洋西班牙的万达希望队,还有5人来自著名的根宝足球学校。然而这样的阵容,竟然在面对实力远远逊于自己的中华台北队面前也占不到便宜。

  这也引发球迷吐槽“国少并不比延边梯队强多少”,而面对老对手韩国,国少队更是被“打爆”,进攻上毫无作为,防守上也是漏洞百出。

  解说比赛的央视评论员刘嘉远在解说过程中就忍无可忍道:“里克林克执教国少比卡马乔带国足1比5惨败给泰国队更令人发指!”

  这不是里克林克第一次遭到公开质疑。事实上,从他带着“阿贾克斯青训总监”的光环来到中国后,非议和质疑声就从未停止过。

  一开始里克林克执教的是1993年龄段国青队,目标是冲击2016年奥运会,然而2012年亚青赛上,国青队三战皆负只取得小组第四,随后他就被足协“雪藏”。

  由于此前足协在与其的合同中并没有对带队成绩有硬性规定,赋闲在家的里克林克仍然拿着每年40万欧元的薪水。

  资深足球记者、《体坛周报》副总编马德兴撰文表示,“假设中国足协一直就此‘闲置’里克林克,不再安排其执教一线队,而是索性让其去给青少年教练讲讲课,将‘祸害’降低至最低点,中国足协和中国足球也就只是损失一些钱,尚不至于沦落到今日之尴尬地步”,然而,最终足协还是重新将他推上了国少主教练的位置。

  据马德兴透露,里克林克“二进宫”完全是足协管理层的决定。当时竞聘的人选中,第一位是曾带队获得过2004年亚少赛冠军的张宁,第二位是前国脚魏新,第三位才是里克林克,“在竞聘演讲时,里克林克一开口就可以知道他根本就没有进行认真准备,只是将阿贾克斯俱乐部内部的那一套大纲简单复述了一遍。而在最后的中国足协主席办公会进行定夺时,里克林克又成了新一届国少队的主教练。”

  “足球人才不够”绝非借口

  上任2000年龄段国少队主教练后,里克林克的成绩只能用“不及格”来形容。

  年初0比10惨败捷克,东盟杯“爆冷”输给越南,缅甸,再到西班牙科蒂夫杯的小组出局,里克林克一次次刷新着球队成绩的“底线”,比成绩更令人不满的,是他带队的态度问题。

  据马德兴爆料称,目前还在国少队工作的里克林克,他的名字此前竟然出现在了土耳其一家俱乐部的助理教练名单上,“里克林克已经完全没有信心继续带好这支队伍,否则也就不会私下与欧洲俱乐部球队接触,准备另谋出路”。

  谈及自己在中国的失败,里克林克也习惯性地与自己撇清关系。本次亚少赛预选赛前,他表示自己迟迟没有拿到最强对手韩国队的信息,而在首场艰难取胜中华台北后,他又把原因归咎到场地太过湿滑上。

  输给韩国后,荷兰人再次强调,“中韩两国足球实力仍然相当,你要知道国家队可是从不同年龄段中选拔出来的,可能这批好的球员多,下批就没有这么多。”言下之意,自己手里没有足够的“好牌”,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据新华社报道,一份来自中国足协的资料表明,在2005年秘鲁世少赛上取得第7名的1988年龄段国少队在全国注册人数只有234人。而到2013年2月,2000年龄段的注册球员人数达到了781人。即使考虑到许多青少年最后并未走上职业道路,“可选人才”太少也难以作为开脱的理由。

  新华社也罕见地批评道:“守着人才富矿,却落得个‘穷困潦倒’,这恐怕也只能说明里克林克‘毁人不倦’了!”

  并非专业足球教练出身的里克林克的确应该为国少的出局负责,然而同样也该负责的还有足协的管理层,因为他们原本有机会亡羊补牢。

sports.sohu.com true 澎湃 http://sports.sohu.com/20150921/n421716915.shtml report 2754 对中国足球来说,“恐韩”从来不是一个新鲜的词。不久前国足在东亚杯上遭遇韩国队就吞下了0比2的败果,而国少队也同样难逃“魔咒”。9月20日下午进行的亚少赛预选赛最
(责任编辑:于博)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