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围棋人机大战 > 2016围棋人机大战动态
NBA | CBA | 中超 | 亚冠 | 足球 | 综合

林建超:人机大战有四特点性质 三启示令人警醒

来源:搜狐体育 作者:中国人工智能学会
  • 手机看新闻
 

  编者按:

  3月31日中国人工智能学会与中国围棋协会联合主办的“AlphaGo人机大战的解读与中国人工智能”研讨会,在北京圆满召开。

  学会小编特地为粉丝们整理了本次研讨会林建超将军报告内容“从AlphaGo围棋人机大战看决策思维智能化面临的挑战与决策”。

  林建超将军报告的题目是“从AlphaGo围棋人机大战看决策思维智能化面临的挑战与决策”,认为本次研讨会研究AlphaGo围棋人机大战对人工智能发展的影响,是一次深度思考和对策研究的学术活动,不是一般的情况问答和满足一般好奇心的科普活动,因此具有重要意义。

  林建超将军的报告主要从决策思维,讨论了三个问题:1)对这次围棋人机大战特点性质的基本判断;2)这次人机大战对推进指挥决策智能化的启示;3)加快发展人工智能的决策和思考。

  林建超将军把这次围棋人机大战特点性质概括为四点:1)突然性,标志性,理论性,和非对称性。1)突然性。这次围棋人机大战之前,谷歌方面事先采取了严格的保密措施,比赛是在信息严重失衡的情况下发生的。2015年10月AlphaGo围棋已经战胜欧洲围棋冠军樊麾的事实直到2016年1月28日才得以披露。在2015年的11月北京举行的第一届世界计算机围棋大赛上谷歌没有参加,获得冠军的机器对弈中国职业七段棋手被让5子完败。这些事件造成了整个业界的误判,普遍认为还需要10—20年计算机围棋才能与职业棋手对垒。当时最乐观的估计是刘知青教授跟我说是5—10年。全世界对于谷歌的技术进步都没有思想准备。2)标志性。在计算机智力博弈发展的过程中,深蓝战胜国际象棋大使卡斯帕罗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国际象棋的变化量10的201次方,中国象棋的变化量10的200次方,围棋的变化量10的808次方,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所以这次AlphaGo围棋战胜李世石作为标志性的事件载入人工智能的发展史、也载入围棋发展史。3)理论性。这一次人机大战不仅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展示,而且有支撑实战的理论突破。DeepMind公司开展了深入的理论研究,之前已经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通用人工智能的论文,AlphaGo技术实际上是在这些理论基础上展开的,这次谷歌论文关于“深度学习神经网络树搜索”等理论是这次人机大战的核心看点。4)非对称性。这次人机大战不是严格意义内国际规则的比赛,而更是谷歌内部的测试。李世石所面对的机器本身就是分布式结构,不是单机版,它的智力支撑是巨大的。

  总体看,这次人机大战是一次宣誓性的商业运作行为,但是实现了人工智能的巨大突破,本质上是一次实验和测试性的科学实践。它的理论价值突出表现为两点:第一个,测试的人工智能基于海量数据的决策响应速度;第二个,检验了对抗条件下决策正确性的程度。它存在某些复杂特殊情况下的算法缺陷,没有具备真正意义上的思考能力,没有情感和个性,不能现场分析对手的心理状态,不具备这方面的交互认知能力等等。但是更值得关注和警觉的是,谷歌公司及AlphaGo围棋开发项目,与美国正在大力推进的从大数据到决策智能化发展的战略与背景有着密切的联系。就是我们对2014年谷歌收购DeepMind和Alpha团队本身所包含的这些意义,我们还应该从美国正在做的战略背景上去看,其中包括军事决策系统的智能化,以及如何从大数据和复杂图像中得出最佳决策等问题。2015年11月,美国国防部宣布成立了数字防御部门,设立了国防部创新顾问委员会,而该委员会的主席正是谷歌母公司阿尔法拜特的董事会主席。所以如果我们不了解这些战略背景,我们对很多问题就只能做技术解读。据此我们有理由判断,这次Alpha Go围棋亮相的人机大战,其目的并只在围棋,而是一个从大数据到决策,从人工交互中增长机器智能的可公开案例,是测试深度学习和决策响应效果的有计划、有组织的阶段性检验性测度,是一次典型的美国版的军民融合,其向通用性人工智能发展,包括运用指挥决策的可能性客观存在。所以我们看这件事情,不是只能有技术视角,更需要有战略视角。

  林建超将军认为这次人机大战对推进指挥决策智能化有重要启示。围棋是战略游戏,天然具有战略特质,围棋与军事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可以做一个比较。围棋的特点是,有限性棋盘、封闭式博弈、单一性目的、经验化定式、全透明对抗。军事的特点是开放性战场、多维化作战、非模式性行动、隐蔽性攻防、综合性或混合型目的。因此,计算机围棋的模式不能直接照搬到军事上,但是作为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和实际运用的标志性事件,它的震撼辐射效应以及自身所揭示的科技原理和内涵,对我们清醒认识作为人类思维的组成部分,指挥决策思维面临的挑战和契机,应该有深刻的令人警醒的三个方面的启示:

  一,人工智能进入指挥决策领域已成必然。人机大战告诉我们,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已经具有了这种进入的现实可能性。新一轮世界军事革命已经开始新的聚焦,由信息化、网络化革命上升为思维领域的革命这个趋势已经呈现。AlphaGo围棋的背后呈现出一个整体性的战略谋划,是美国实施“第三次抵消战略”的一个技术的结果,其本质是用中国所还没有掌握的高新技术来抵消中国的经济崛起。

  二,人工智能核心技术发展对指挥决策将带来革命性的冲击和变化。我们可以概括为五个可能会改变。1)人工智能不可能具备思维的观念可能会改变。虽然目前理论界尚未定论,但是人工智能趋向思维化已经可见端倪,从以上李徳毅院士和刘知青教授介绍的情况看,人工智能不可能具备思维这个观念,确实面临着挑战。2)人工智能只能起辅助决策的观念可能会改变。出现人工智能思维成为主角,或者机器与人并行成为主角的可能性也已经显现。3)人工智能不可能超过人类思维的观念可能会改变。人的优势固然存在,机器的优势也很明显。4)人工智能只能模仿人类,而人类不能向人工智能学习的观念可能会改变。人与机器共同学习提高成为发展趋势。5)人与智能化机器只能是主辅关系的观念可能会改变。科学界不少人预计,到2045年将是人工智能的思维能力达到或者某些方面超过人脑的一个标志性的时间点,据现在还约有20多年。可以肯定的判断,随着科技的迅猛发展,人工智能将进入战争设计、战略方针、战役方案、规划评估、作战指挥等关键领域,人机融合模式将成为未来决策指挥的基本形态。

  三,AlphaGo围棋的研制过程和方法对指挥决策领域人工智能开发具有示范性的意义。美国防部成立国防创新顾问委员会,谷歌赤巨字研发AlphaGo围棋,这都充分展示了他们对技术创新、技术引领的极端重视和敏锐,实际上也树立了一个标杆。他们重视理论创新和理论准备,有重要的启迪作用,特别是不拘一格网络人才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

  林建超将军建议要加快发展人工智能的决策和思考。林建超将军把三个概念融为一体,一个是思维博弈,一个是智慧决策,一个是围棋,他们都可以用思维博弈人工智能的概念统一起来。习主席说要把科技创新摆在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这个话说的是非常到位的。当前世界主要强国把人工智能技术作为21世纪三大尖端技术,我们可以回顾一下,进入新世纪的时候很多人做这种预言,基因工程、纳米科技、人工智能这将是21世纪的三大尖端技术,加紧在各个领域,包括指挥决策、思维博弈领域的应用研究,已经成为一个趋势。美国正在积极推行以创新技术为核心的“第三次抵消战略”,我们应该抓住这一次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契机,要主动作为超前研究、加快发展,坚决避免我与美等发达国家的装备代差、信息代差演变为思维代差的局面出现,更要坚决避免未来无人作战系统和智能战争形态高度发展的情况下,整体战争代差的出现。在人类的发展史上已经出现过三次战争代差:1)冷兵器和热兵器作战的战争代差,2)轻武器和机械化作战的战争作战,3)是机械化与信息化作战的战争代差。现在我们正面临着第四个战争代差的可能到来,那就是信息化与智能化的战争代差,这是我们要坚决避免的局面。

  因此,要将人工智能研究特别是思维博弈人工智能的研发作为我国人工智能发展的突破口,要纳入国家和国防科技发展的总体战略。当前,人工智能正处于高速发展之际,许多关键技术有待突破,我们在人工智能研究上与世界主要强国相比当然存在着比较大的差距,要赢得未来战略竞争的主动就必须立足科技自主创新这个战略基点,加强前瞻性、先导性、探索性的重大技术公馆和新概念的研究,特别是要加紧制定实施各种“人工脑”的计划。美国在2013年发布了“脑计划”,之后欧盟和日本也相继发表了类似的计划。可是目前,我国的脑科学研究仍然处在较低的水平,因此必须加快步伐迎头赶上。思维博弈智能系统,在人工智能大系统中应当居于核心和引领的地位,而人工智能围棋的发展应当走在前列,中国围棋界要与人工智能界联手打造世界一流的围棋脑,并在自主创新的基础走在学术和技术的前列。

  为此也要建立军民融合的人工智能模式,充分发挥民用人工智能的有适合成果。我国人工智能技术在民用领域的应用和发展势头很强劲,比如阿里巴巴的推荐系统等等,属于这些成果,中科院软件研究所、清华大学计算机学院、北京邮电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以及国防科技大学等等单位,在这方面都具备了一定的技术储备,取得了很多的研究成果。我国人工智能围棋有一定的发展,特别是有一批像万同科技这样的精锐力量或者叫新锐力量在蓄势待发。因此,我们应当充分挖掘和利用人工智能民用领域的人才与技术优势,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和成果向相关领域的转化,共同打造“实际需求牵引—技术研发推动—成熟技术转化—应用研发实验”的发展模式,促进人工智能在相关领域的快速发展。

  关于加快发展我国人工智能围棋的对策思考,林建超将军建议三个办法:1)要把发展人工智能围棋纳入我国人工智能发展的总体规划。中国作为围棋的起源国,在新的围棋新的竞技形态面前要有历史担当。2)人工智能围棋具有很强的示范性和关注度,应当成为我国人工智能发展的突破口和切入点。3)新一轮世界性围棋竞赛,特别是中日韩之间的人工智能围棋竞赛已经发动,中国决不能落后。现在,美国的、法国的、日本的、韩国的人工智能围棋都在开始上新的项目,有很多是在国家支持下发展,例如韩国。中国如果在这一轮的竞争中再一次落后,将会产生比较严重的社会问题,现在我们可能意识不到,由于围棋在中华民族,不光在我们中国,而且在全世界华人中以及深受中华民族影响的广大地区,围棋是一个传统的标志性的智慧成果。现在我国的科学技术发展、经济发展达到了这样一个高度,但是如果在人工智能围棋这个问题上不仅落后于美国的谷歌,又再次的落后于美国的脸书,日本、韩国和法国的研制项目将会引发严重的后果,这一点我们应当从政治的、社会的、科技的、军事的各个领域来分析。

  我们党的历代领导核心都高度的重视围棋,毛主席有两个爱好,一个是游泳,一个是下围棋,他在井冈山下围棋的棋桌,至今摆在八角楼里。他对围棋的巨大贡献,是在世界战略史和围棋史上,第一次把现实军事战略指导与围棋思维直接联系在一起,他就是在中国抗日战争战略问题中那段最著名的论述,他用敌我双方的进攻和防御行为、和围棋的吃子和做眼联合起来,并强调在做眼这个问题上显示了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战略作用之重大性。这段话讲的非常精辟,我们在研究围棋史上,都为毛主席这段论述感到非常吃惊,有如此深刻的见解。邓小平主席不仅关注围棋,中日围棋擂台赛期间每场比赛他都要亲自过问结果,获胜之后专门把中国棋手请到家里做客,还教他的孙子和孙女下围棋。江泽民主席倡导琴棋书画,是他组织领导中央国家机关各个有关部门制定了振兴琴棋书画的工作计划。胡锦涛主席喜欢下围棋,而且在奥巴马担任总统之后第一次到中国访问,向他赠送围棋的这件事在外交史上是写下了独特的一笔。习近平主席不仅喜欢下围棋,至今还挂着福建省围棋协会名誉主席的职务。他在宴请朴槿惠总统的时候,请我们今天的围棋世界冠军常昊出席,并且亲自把常昊介绍给朴槿惠总统。在他出访韩国的时候,又把韩国的棋手李昌镐请过来。现在我们的李克强总理喜爱、关心围棋,常昊也跟随他参加了中韩青年领袖论坛,还亲自把常昊和李昌镐叫到一起进行了友好的交谈。

  林建超将军认为,我们的领导人都这么喜爱、关心围棋,如果再发生中国的人工智能围棋不仅落后于谷歌,可能又落后于脸书,然后又落后于日本,而后又落后于韩国,一旦出现这样的局面将会出现什么后果,我认为有关部门是负不起这个责任的。所以我们说决不能落后,我用了一个的“决”字,说明没有后退的余地,没有回避的空间。在这里边关键是要改变这样几种心态,就是“别人已有,热点已过,精华已尽,市场已占”的被动心态,要以清醒的判断、深刻的思考、强烈的责任感,看待和推进人工智能围棋这项崭新的事业。

  林建超将军表示,要形成推进人工智能发展的四个层面社会合力:1)要引起决策层的关注。从局外观看转为入局担责,要看到它对于中华民族的责任,有很多东西如果一旦和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联系在一起,这个责任就非常重大。所以现在央视对于这个问题认识非常清楚,现在转播围棋很多。“谁是棋王民间争霸赛”,是第一次由中央电视台倡导、组织的全民性的围棋比赛。2)调整围棋界的思路,从跟风约战要转为勇对挑战。跟风约战大家是有热情,但是还要从根本态度上转变。3)点燃企业家的热情,从热心助赛转为远见助智。4)整合研发者的力量,从各自为战要转为集智攻关。本来我们的力量就不够强,再不强不行,因此也应该有我们的强势团队。

  林建超将军强调,要走出独立自主的人工智能围棋创新路线:1)要掌握先进的理论和技术,不要耻于学习,要承认落后。这一点上我们一定要有虚心学习的态度。2)要确定新的需求目标,我们的目标应当要高于谷歌。比如说刚才李德毅院士提出的,他们有围棋程序,我们可以发展围棋脑,他们有围棋脑,我们还可以综合人工智能的制度发展围棋机器人,让他们不仅有思考能力、计算能力,而且有感知,就是情感的感知能力、对手面向的观察能力,甚至还有自己伸手拿棋、放棋软硬手的能力等等,就是能够成为一个单机版的活脱脱的机器人,我们当然应当定这样的目标,我们的目标应当比谷歌远大。现在谷歌在发展围棋程序方面究竟还有多大的热情,我对此是打一个问号的,因为他们具有证明宣誓性的炒作动机,他们有他们阶段性的目标,和有整体性的部署。因此,突破围棋人工智能是他们的一个阶段性的选择,他们并不是因为热爱围棋才去做这件事,他们和我们的根本差别在于,我们是热爱围棋,热爱由中华民族发明创造的这个智慧的瑰宝,所以我们不光要热爱围棋、喜爱围棋,我们在人工智能上也要勇于挑战、勇于担当。所以我们要追求确立新的追求目标,要找到自己的创新点,我们的创新点在什么地方,最后形成有独特风格的理论和技术体系。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我想现在应当做。

  最后,林建超将军概括了目前的工作任务:1)正确宣传。希望你们媒体积极正确地宣传,不要进行迎合低级趣味的炒作,而是把这件事正正当当、大大方方非常庄重的提出来,摆在社会和决策者的面前,要引发各方面的深刻思考,要对这件事情的推动提供正能量。2)形成方案。我们应当要拿出发展的方案,只有见解是不行的,要落实在方案规划上。3)进入决策。刚才李院士说到的决策上还有两派的争论,我认为应当让持反对意见的那些专家们要听一听这些呼声、听一听这些见解,让他们进行一些深层的思考,而不是某些主观的甚至是直观的感觉,因为他们可能多数人并不懂围棋,他们对围棋不像三千万围棋爱好者这样有深厚的感情。但是如果他们走出了正确的一步,他们将会在历史上留名,他们将会在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传承做出历史性的贡献,他们也会载入史册。4)实际推动。这件事情光说不行,现在韩国由朴槿惠总统出面,宣布了他们发展人工智能围棋的计划,由国家投资来进行这方面的项目的开发。日本已经发誓要打败AlphaGo,脸书也毫不谦让,他根本不服谷歌,也已经雄心勃勃的在提这个计划。现在形势逼人,我们必须做实事,要来推动这件事情的发展。

sports.sohu.com true 搜狐体育 http://sports.sohu.com/20160401/n443116289.shtml report 7009 编者按:3月31日中国人工智能学会与中国围棋协会联合主办的“AlphaGo人机大战的解读与中国人工智能”研讨会,在北京圆满召开。学会小编特地为粉丝们整理了本次研
(责任编辑:田宇 US01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