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足|国足世预赛|中国男足| > 各方评论
NBA | CBA | 中超 | 亚冠 | 足球 | 综合

中国男足主帅的悲剧轮回:教练已死,足协万岁

来源:搜狐体育 作者:傅占诚

  “The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对于中国足球来说,主帅佩兰的离开完全符合这句话,上一次这话曾落在西班牙人卡马乔身上。离去的是主教练,万岁的只有足协。佩兰的能力也许真不适合执教中国队,因为他的水平风格与本土教练很象,比如临场指挥时的缺少变化,心理抗压能力差;但需承认,佩兰的真实水平在世预赛上没有得到发挥。因为他手中只有临场指挥权,用人权和战术威权已消失。

  关于佩兰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三个点上:一是选择球员时不够全面,一批有实力的恒大球员无法入选,入选也无法打主力;二是世预赛上排兵布阵保守;三是在搏命时依然保守无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球队窝囊而死。这是世预赛上佩兰所暴露的问题,第一项,责任不由佩兰承担,不解释太多;第二项,佩兰的战术在世预赛上走入了死胡同,他似乎变成一个小媳妇式的教练;第三项,他在只能搏命时选择听天由命,即不做选择是最坏结果时,佩兰不做选择。二三项的问题,下面会一一论述。

  站在主教练的观点,佩兰的三个问题,证明他是一个失败和保守的教练。十八年前1997年,中国队主帅戚务生就是用相同方式丧送了中国队参加1998年世界杯的权利,十八年后的2015年,佩兰重复着戚务生的一切,包括戚务生的用人和临场,不同的是,戚务生好歹打入十强赛,失利的对手是沙特伊朗卡塔尔,当年的伊朗能压着澳大利亚打入世界杯;现在中国队遇到的是内忧外患困扰的卡塔尔,以及不愿低头的中国香港。戚务生怕输给沙特可以理解,现在的中国队连香港队都怕输,已不用踢了。

  最糟糕的是,佩兰甚至还强调要使用身体对抗,这是中国体校教练的那一套,而且是十年前体校教练的那一套,现在的体校教练都知道使用后腰和传切配合。但佩兰这些问题,全部是在世预赛以及东亚四强赛上出现的,这些问题是2015年8月后愈加明显的,在2015年亚洲杯上,佩兰是一个思路明确的主帅,用人不算多灵活,但至少球员位置明确,战术以及传球完全契合。

  从亚洲杯至世预赛的半年时间内,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佩兰丧失了作为主教练的基本嗅觉和判断,这种事情不止在外教身上发生过,在国足土帅身上也发生过。从1997年十强赛的戚务生,到2007年亚洲杯上的朱广沪,再到2013年的卡马乔,再到今天的佩兰。这些教练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相同的,他们在临场指挥中突变保守、胆怯,在比赛中要求球员讲究身体对抗;而且几乎每位教练都曾有过神来之笔,戚务生在1994年亚运会上带中国队打入决赛,朱广沪在东亚四强赛上夺冠,佩兰率队在亚洲杯上出线,但一到大考,这些人统统变得迟钝而无能,显然,不仅仅是他们的个人水平问题。

  事实上,不仅是男足主帅,国青的克劳琛,女足的伊丽莎白,也都经过了这样的程序。象克劳琛,有过出色的成绩还被足协官员加媒体骂的狗血喷头;伊丽莎白也是临场指挥和战术安排有误。不论是佩兰、伊丽莎白还是戚务生,他们都丧失了一些主教练的基本权力:比如选人权,即使蔚少辉入狱,中国队的用人权也不是集中在主帅手中;再次是战术威权,中国队的主帅是没有战术威权的,一名副主席或球队领队可以在任何时候剥夺教练战术威权,米卢也曾被剥夺过,卡马乔也曾被剥夺过。

  在丧失了战术威权和用人权后,教练还剩什么?只有被调教后的畏缩不前以及反应迟缓,还有就是绝望。佩兰在2015年最后三四个月,对中国足球的绝望已写在脸上。这几乎成为每一位国足主帅,女足女帅遇到的问题和最深感触;即使克劳琛,也曾遇到过这样的问题。也就是说,在中国足球这样的土壤上,除了能坚持到底、不对足协人治权威做出任何妥协的洋帅,任何外籍教练都会出现佩兰式的问题,同样的问题出现在朱广沪、卡马乔、杜伊福拉多、戚务生,甚至可以追溯到徐根宝,甚至能追到年维泗。

  所以教练已死,足协万岁!(傅占诚)

sports.sohu.com true 搜狐体育 http://sports.sohu.com/20160111/n433994359.shtml report 1623 “Thekingisdead,longlivetheking”!对于中国足球来说,主帅佩兰的离开完全符合这句话,上一次这话曾落在西班牙人卡马乔身上。离去的是主教
(责任编辑:刘淼尧 US014)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