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跑步频道|跑步装备|马拉松 > 跑步动态
NBA | CBA | 中超 | 亚冠 | 足球 | 综合

《像恋爱一样去跑步》连载3:首个铁三经历回顾

来源:搜狐体育 作者:吴栋

  打铁记——2014兰卡威国际铁人三项赛

  第二天凌晨四点,闹钟一响我便迅速起床,按计划吃了面包,喝了咖啡,就奔向赛点。我们还随身背着一个气筒,要保障车胎的气压处于标准压强,一般我们选择比赛的气压都在120psi到130psi之间,要看天气情况而定。那日天气看起来很晴朗,但也可能会下雨,我权衡了一下,将胎压设定在125psi。一切准备就绪,我的心里却满满的都是紧张。

  开赛前有一个铁人聚餐,就餐费用已涵盖在报名费里,因此每个选手都可以去吃,非选手也可以来,但需要额外缴纳380元。挺贵,不过总算可以带上太太同去了。我们收拾妥当就来到用餐现场,扑面而来的气势把我们俩震得目瞪口呆。你能想象上千号铁人聚在一起用餐的场面吗?像欣赏美国西部大峡谷或者尼亚加拉瀑布那样的波澜壮阔的风景一样,只见一条条长形桌上,满满当当的全都是食物,但只短短几分钟,这一切就以一种秋风扫落叶之势被一扫而光。服务生们小跑着送上新一轮菜肴,各样鱼肉瓜果蔬菜浓汤,散发着滚滚热气,洋溢着红白绿黄紫各种色泽,被一一摆上了桌,可是转眼又是一阵风卷残云,只留下无数溜光发亮的杯盘。就这样,不断地上菜,又不断被扫空……让人不禁感叹,铁人们到底需要储备多少能量呢?

  赛会组织者把游泳这个项目安排在一个名叫KUAH的小镇进行。那片海滩,可以唤作 “黑沙滩”。比赛前一天,我们去规定的海域试游,从海水中起身时,双脚便陷入黑色的淤泥里,越陷越深,直到大腿的大半部分都埋了进去。一条腿刚抽出来,另一条腿又陷进去,只能以这种艰难跋涉的姿势上了岸。我们互相看着,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还是黄种人吗?下半身都赫然生出两条黑腿来。我们猜想兰卡威的沙滩大概都是这样的,但事实并非如此,KUAH并不是兰卡威最美的小镇。后来当我们离开这里,驱车沿着海岸行驶的时候,发现就在不远处,还有那么美的“白沙滩”,碧海蓝天之下,悠然伸展着旖旎的海岸线,和湛蓝的海水温柔亲昵地相互依偎着,洁白的云朵点缀在天边……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南洋风情”吧。

  而比赛之所以选在黑沙滩进行,应该是赛会有意的安排,也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时下是旅游旺季,理当要避开游客聚集的区域。 而且对于比赛而言,“白沙滩”还是“黑沙滩”其实是次要的,真正的赛场是海。兰卡威的海,是带着太平洋气魄的水域,深沉广阔,有着无限慷慨的胸怀,任你畅游其中。你能够强烈感受到洋流交替的气息,当身体在水中游走的时候,海水是温热的,只因夏季的烈日炙烤着一切,把海面都烤热了;接着一股突如其来的、清凉又和煦的洋流涌了过来,将你裹挟其中,推动你前行,像天空中的雄鹰在大风中翱翔,你也可以踏着这道洋流前进,想象连大海都伸出臂膀来助你,心中生出莫名的感动,手臂划动的姿势都轻快了许多。

  当然,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忘记,此时正经历的是异常激烈的国际赛事——IRONMAN铁人三项之游泳项目。这是一个时刻都应该绷紧了神经全力以赴的场合,然而这道清凉的洋流着实让人喜出望外,像夏季涌入的季风,那么安静、舒缓,它抚慰了你的情绪,使你放松下来,肌肉不再受制于焦虑和紧张,双臂也更加挥洒自如了。兰卡威海的另一个优越之处是赛场水域的宽阔,这样除了浮力充足外,也免去了像国内的一些赛事,因为场地局限导致的尴尬。在狭小的场所进行游泳比赛,最不堪的就是开赛那一刻“群鸭上阵”的气势,游得快的人从游得慢的人身上爬过去,我就曾这样被人从身上爬过去,其中还有女选手,这真是让人不愿提及的糟糕回忆。

  不过,开放的水域也有意料不到的困扰。它和泳池不一样,泳池池底有泳道线,海里可没有。海上引路的标志是浮标,隔一段路程就会出现浮标来指引选手前进的方向。然而实际情况是,游着游着就容易偏离,抬头一看,我才发现浮标落在屁股后方了,只好掉头重新再来。就这么手忙脚乱的,3.8公里的距离,按照表上的数据,我差不多游出了4公里。

  这是在开放的水域会碰到的问题,需要掌握辨识方向的技巧,在保持前行速度的同时,利用眼角的余光去判断。我后来摸索出一个诀窍,就是在心里数数:一二三四五抬头,一二三四五抬头,就这样,越游越快,越游越准!

  既然有足够宽阔的水域,我也有意为自己选了边缘位置。从理论上说,靠近浮标前行可以获得最短距离,但我选择距离浮标稍远的水道,哪怕多游些距离,却不必和人群混在一起,给自己一个宽阔的空间。没有拥挤的人群,时而可以感受到清凉的洋流带来欣喜,这真是一份绝美的体验。如今回想起来,这次游泳项目真不像是一场比赛,更像是投身于一场阵容豪华的好莱坞大片。宏大的交响乐在胸壑中响起,你用身体和臂膀在海水中直抒胸臆,身体的每一处,直至汗毛都自然活跃起来,像鱼儿在水中的一场撒欢。

  在这样的体验中比赛,时间便如梭飞逝。很快地,我们又回到了那个沉积着厚厚淤泥的黑沙滩了。赛会为了选手不至于陷入黑泥,特地在沙滩上搭建了一道宽阔的上岸台,一次能容纳七八位选手同时登陆。但在前一天试游的时候,台座尚未搭建,我们就直接踩着淤泥,带着两条沾满污泥的黑腿上岸了。正式比赛那天,台座已将修建完毕,不过在靠近台座的区域,海水由深变浅,还是会有许多选手在距离岸台较远的地方就从游泳的姿势变为走路的姿势,那意味着需要两脚在淤泥里跋涉。可见前一天的试游是一堂多么宝贵的预习课,我直接游过了浅水区才跳上岸台。当选手们在换项区的冲淋处奋力摩挲着他们的黑腿时,我只需略微冲一冲就可以上路了。

  上岸时看了一下表,时间过了一个半小时,真正的高手五十分钟就可以上岸了,我属于游得比较慢的,在整个游泳项目中,大概处于普通选手中的中间位置。不过,完成游泳项目的这3.8公里的过程中,我的心情十分畅快,以至于没有感觉到消耗了多大的体力,这种愉悦的感觉增强了我的自信。我便怀着这份宝贵的信心,踏上了自行车赛道。

  根据比赛规则,自行车比赛过程中不允许有人力上的外援。这就意味着,像自行车补胎、掉链这样的情况都需要选手自己处理,我不擅长组装,对此深怀恐惧。赛前我在家独自钻研了一段时间,还专门去自行车铺向师傅学习,我学会了如何严谨地对待自行车的每一个部件,如何严密地按照螺纹将它们旋进旋出,以及如何补胎。最重要的是学会如何换胎,用什么样的力道才能掰下旧胎,怎样将新胎粘正以防止骑行到拐弯处脱落。

  换胎是必修课, IRONMAN比赛需要骑行180公里,轮胎到后来有可能会瘪下来。比赛中不方便携带打气筒,唯一的处理办法就是把旧胎整个儿掰下来扔掉,再换上新胎。新胎是折叠好的小方块,将它展开,整个儿粘上轮毂,粘好的新胎里没有气,赛会可用的一种充气工具是二氧化碳压缩气瓶,将它连上以后,打开阀门,只需听见“嘭”的一声,轮胎便可瞬间充满。这种充气瓶体量小,十二三厘米高。有趣的是,我从中国带往兰卡威的时候,海关是顺利放行的。可是当我将它们从兰卡威带回到中国时,却被海关没收了,尽管我解释了很久,充气瓶子是做什么用的,我为什么会带着它们。在我痛惜这两个小充气瓶的时候,却见有外国朋友领了一整个参赛组的二三十个充气瓶,统统都被没收了。

  在我看来,真正的比赛从预备工作就已经开始了,它考验参赛者的谨慎、细致和用心。任何大意到赛场上都可能带来严重的后果。就在这次比赛中,一位来自北京的女选手,途中自行车坐垫突然塌陷下来,她摔在地上,半边脸擦出了许多血,但她仍然爬起来,骑上塌陷的坐垫完成了比赛,在关门的最后一刻到达了终点。这是一个勇敢的女性,我敬佩她那股绝地重生的意志力,在心中为她竖大拇指,但她的经历也给了我一个警示:一件事如果少一分谨慎,最后有可能需要用双倍的代价来完成。

  同行的伙伴在组装上比我更有信心,就省略了预习的环节。到了兰卡威,技师查看他的自行车,用手使劲一摁,车把手竟然脱落了。多亏还有赛前检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尽管如此,比赛过程中,他的自行车还是掉了三次链条,导致时间延误,真是十分可惜。不过,他对考察场地的态度十分严谨,专门提前一天约我去自行车赛道查看场地,我们用两腿把自行车赛道的初段跑了一遍,这个做法对比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开赛处有一段十分陡峭的山坡,果然,比赛那天,很多选手才到三公里处就摔了个仰面朝天。正是碰上了这个“鬼见愁”,坡度太陡峭,下坡极容易摔跤。得益于之前的考察,骑到此处,我们俩格外谨慎,没有把手臂放在休息把上,而是绷紧了意识,减缓速度,谨小慎微,很顺利地通过了这个路段。

  之后的比赛进行得挺顺利。自行车赛可以被视为一项精密的工作,大脑迅速对路面、坡度和风速做出测评和判断,身体依据它的承受能力灵活地变换齿轮、换挡,让腿部感觉到始终是以最佳的压力去传输行车动力,上坡的时候减挡再减挡,下坡的时候升挡再升挡,始终让腿部维持最佳动力点。

  自行车运动可以有一个辅助装备叫功率计,它能够把这个过程以非常精密的数据提供给你。每个人的最佳功率输出是不一样的,比如我的最佳功率输出是200瓦,我就始终维持在200瓦去做这个事情,便可保证获得最佳赛绩。不过我没有使用功率计,因为我情愿保持天然的动物本能,去感受骑行的力量和最佳挡位的配合,我不想失去这个本能,高科技的帮助固然能带来效率,然而过度依赖的话,有时也会成为一个悖论。

  兰卡威天气十分炎热,赛前我特意在自行车上装了两个盛水装备,休息把上装了一个壶,三脚架也就是车身的位置装一个壶,两边功能各异,上面盛放功能性的饮料,下面则装淡水。这样我就可以一次拿到两瓶水。赛事服务堪称优秀,只是有一点出乎意料。兰卡威的交通规则和我们国家的相反,机动车驾驶座在右侧,因此补给点的方位都设在了道路的左手边,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把右手搁在车把上,左手接食物。这个正好和我在国内接受的训练方向相反,我已经习惯了将左手搁在车把上,右手接东西,陡然改换方向,一时间感到十分不适应。

  因此当车辆进入第一个取水点,我一看方向是反的,心里有些慌张,先是慌手慌脚拿到了一瓶淡水,接着我还想再要一瓶可乐充当功能性饮料。我将取来的淡水瓶叼在口中,伸手又拿了一瓶可乐,就这样手握一瓶,嘴叼一瓶,猛然抬头,发现位于我前方的选手突然减速慢了下来,我一声惊呼,呼叫的刹那嘴巴张得老大,叼着的淡水瓶就啪嗒一声掉地上了。为了刹车,我又把手中那瓶可乐也一并扔了。这是第一个供水点,原计划拿上两瓶水,实际上也真的拿到了两瓶,但几秒钟之内它们就全没了,我连一口水都没喝到,心中无比懊悔起来,遇见状况刹车不就行了吗,怎么连嘴里的也放掉了呢?烈日在头顶毒辣辣地照射着,我在干渴和忏悔中苦巴巴地前行,心里带着几分不甚流畅的滞涩之感,在这涩涩的滋味中,我体会到一条重要的人生哲学,就是不要同一时间去争取太多的东西,因为如果抓不住的话,两者就都丧失了。

  自行车比赛是在划定的区域里绕行,第二圈明显比第一圈要累很多,因为骑第一圈的时候,会对跳入眼帘的一切景色充满了好奇。赛道旁有层层叠叠的防风林,猴子在浓密的枝头蹦来跳去,时而停下来观看热闹,见到有这么多自行车手轰的一声鱼贯而过,猴子们克制不住兴奋,哦哦地尖叫起来。补给点一再警告我们说,千万不要拿着香蕉穿越猴子所在区域,它们会冲上来抢夺,造成不必要的混乱。

  海岛一派热带风光,并且独具地域风情。有大型的收割机,还有连绵的稻穗,也有不曾见过的奇形怪状的农具,沿途的景色里有大片大片的农田,也有隐约的海景,但你的目光无法清晰地瞟到海洋,因为浓密的防护林阻隔了视线,我们只能听到海涛的低语,嗅到海潮的润泽之气,海风扑面而来的时候,偶尔也给嘴里带来几粒咸腥的小沙子。

  不过说到海风,自行车赛中最让人感到压力的就是风声,不是那种自然风吹刮的“呼呼”声,而是一种叫作“封闭轮”的东西从远处向你逼近时发出的十分尖锐的“呜呜”声,它们像犀利的破风之刀,从空中凶猛地穿刺而来。

  当自行车的时速超过30公里的时候,最大的敌人就不再是身边的竞技者了,而是风。你能清晰地感觉到那股阻碍着你前进的力量,你得不断地踩踏,以克服它强大的攻势。为了让这个风阻降低,我们需要做很多的事情。

  例如戴上低风阻的头盔,它像一颗拉长的水滴,骑行的时候,你能听到灌过来的风声从耳边通过时的呼呼声。

  再有就是使用低风阻的轮子。这样的车轮被叫作“碳刀”,因为是碳纤维制作,非常轻盈,造型上比一般轮胎更厚,好像一把结结实实的刀器,我们蹬着它,便像是握住了一把大刀,可以挥刃向着风神杀将而去。

  碳刀又分各种,使用得最多的是404、808以及全封闭轮,数字指的是它的宽度值,宽度越大,“刀锋”越是锐利,全封闭轮便是碳刀中的“刀魁”,恰似关云长手中的青龙偃月刀,而我这次比赛用的是404。

  既然全封闭轮是破风利器,我为什么不使用它呢?封闭轮的强项在于它可以维持自己的动力,以35公里甚至45公里的时速巡航,可以长时间保持这个速度而不容易减弱;它的弱项在于启动,一旦慢下来重新启动就很费力了。在强风中慢速行驶极其危险,倘若时速达不到35公里,就会被侧面吹来的强劲海风撂翻。速度不足,风一来轮子就会飘动,显然,兰卡威的海风绝非风神中的等闲之辈。我很害怕这种感觉,曾目睹自行车手被大风硬生生地吹倒在地。举个例来说明这个道理:一个没孔的实心风筝,和一个中空的风筝,当大风吹来,必然是实心的那个先掉下来了。正好下一场IRONMAN比赛将在台湾的垦丁举办,垦丁的风是世界闻名的,我想,像我这样的参赛者,就绝无可能去使用封闭轮了。但专业选手们骑速之快,足以带出强大的惯性,唯有如此,方可无障碍地使用封闭轮了。

  因此在比赛中,一旦听到那种封闭轮发出的“呜呜”声,你就该知道,“pro”们又来了!所谓“pro”, 也就是比赛中的专业选手。我绝对艳羡他们,当那呜呜声从背后接近的时候,我会感觉到那种压迫的力量——破风的声音,呜——我期待有那么一天,我也能用这么动人的声音去破风,这是我的梦想。

  抗风阻的另外一个方法是将上身趴在自行车上。不记得从哪儿听过那么一句话,说铁人三项之自行车项目是世界上最“反人类”的一种运动。这话是针对低风阻骑行姿势而言的,对于像我这样的业余选手而言,此话千真万确,简直可以加入古代十大酷刑了。首当其冲的痛苦来自屁股,我曾完成过在黄山举办的骑行比赛,全程两百公里,上身始终保持压低姿势,这对于男性前列腺而言简直是遭受百般凌辱,仿佛车座上正在炮制着一盘响油滋滋的铁板烧。所以兰卡威比赛前我特意选购了一个形状特殊的铁三专用凳,坐凳前端是分开的,可以拯救前列腺于水火之中。但这也并非万全之策,因为分叉的坐凳端口宽,难免摩擦到大腿内侧,这就把身体的另一部位送进油锅去了。

  长时间趴着骑行,腰部和颈部也需要经历残酷的磨砺,很多人出现颈部问题是因为长期低垂着头,而骑行运动之所以“反人类”在于它要求你始终得昂着头,在保持低风阻姿势的同时,你必须时刻抬头看清前方的路况,脊椎是低俯的,脖子却始终仰着,希望这个姿势对预防颈椎病变有所帮助,也不辜负六小时昂着头……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跑步随笔《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非常精彩地描述了这个反人类的姿势,他将其称为“螳螂姿势”。他坦言,长期保持这个姿势简直难之又难,然而一旦松懈就有可能遭遇危险。我算了算,村上的比赛需要骑行40公里,我的比赛是超级铁人赛,需要骑行180公里,意味着我需要保持这个姿势的时间是他的四倍还多出20公里。我十分赞成他的叙述,对此有强烈的共鸣,这个螳螂姿势的确可怕,当骑行超过100公里以后,趴着就是对身体最大的折磨,腿倒是不疼,但是真趴不住。村上春树维持这个姿势一个小时便深知其难,我需要保持近六个小时!当你疲倦了,脸就不知不觉浮向下方,那便是危机骤发之时。村上曾经由此付出了代价,撞得头昏脑涨,我也曾在黄山的骑行比赛中摔倒过。一般而言,骑行者摔倒多半发生在下坡路段,我却是在上坡摔的,就是因为头仰累了,想到是相对安全的上坡,心里就松懈了,想要略微低下头来休息下,就不知不觉骑到了悬崖边,待到抬头看见的时候,连意念归窍的时间也没有了,车辆几乎就要摔下山崖,我当机立断选择了将车轮撞向旁边的水泥桩子,然后连人带车摔倒在地。小命保住了,魂魄还在悸荡中,伸手一看,左手掌已被戳破了一大块皮。第二天的赛事是戴着手套参赛的,等到比赛结束,手套和伤口完全黏在了一起,用力一撕,钻心地剧痛。

  因此,螳螂姿势,村上春树维持着它骑行一个小时,我维持了六个小时,到了自行车赛的最后,它带来了炼狱般的痛苦,就算如此,我也一丝未敢松懈。

  骑了五个小时四十多分钟,我便已经到达了自行车的终点,180公里结束了。这个成绩让我感到非常满意,平均时速大约31公里,这也超出了我的预期。

  兰卡威地处热带,纬度接近赤道,赛道两旁种植的是树冠狭小的热带植物,我们被暴露在热浪中去完成整个的骑行项目,再进行到跑步这一项时,烈日炙烤的痛苦就占了上风了。在那个处境里,根本不需要迈步跑,光是笔直站立不动,也够把你晒个头晕目眩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炙热呢?像个大烤箱,预备把你的灵魂都烤没了。还像个天然的皮肤背心印刷厂,跑个两圈下来,皮肤的黑白轮廓就按照你的赛衣轮廓清清楚楚地印出来了。

  为了对付炎热,赛会在每个补给点都放了一个很大的水桶,里面漂浮着许多海绵,参赛者可以用海绵从水桶里蓄满水然后浇在头上。我捞起两个海绵,塞进了左右背带,另外有个难兄难弟,一路上和我难分难解,有时我在前,有时他在前,他几乎在每个补给点都直接跳到水桶里泡着,只把两条毛刺刺的小腿挂在外头,以免把鞋也泡湿的话,跑起来就难受了。

  放眼望去,参赛者中黄皮肤选手不算少,马来西亚本土人也是黄皮肤,加上香港、台湾都有不少选手参加,中国大陆去的有三十来个人,还有不少日本选手。在村上春树的小说《1Q84》中,女主角的职业就是专门帮人做肌肉放松的,当我读到这个情景的时候,心里不禁嘿嘿一笑。从村上春树的书里我还知道,我和他有个难得的共同点,我们钟爱同一款的跑鞋——水野牌,在中国,它的名字叫作“美津浓”。我为了实现超越,决心把细节做到极致,在一切装备上都做了最轻量的选择。一般的跑鞋都有200克,美津浓跑鞋只有50克。这款跑鞋不算十分出名,很少有人知道它,它也并不特意为自己做推广,但是知道的人,每一位都是如此地赏识它。

  由于前两项成绩都超出了预期,我的心情就起了变化。原先为自己拟定的计划是完赛,安全地完赛。但赛事发展到此时,我不由得盘算了起来,我的马拉松一般能在三小时到三小时十分完成比赛,这是我应有的能力,这么算下来,我应该能够在十一个小时之内完成比赛。在中国军团里面,这将会是一个多么好的成绩。

  想到这里,我心动了,何不争取一个更具有超越性的成绩呢,禁不住心中喜悦了起来。然而这份喜悦并没有按照笔直的线路持续下去,赛事风云瞬息万变,令人痛心也令人着迷。为了取得更好成绩,我把绑在自行车上的最后两个能量胶都解开来吃了。在换项区的补给点,我又吃了一个能量胶、一根香蕉、一片西瓜,同时还吃了一支能量棒。当我跑出换项区的时候,隐约觉得有点糟:我已经跑出来了,嘴里填塞着满满的能量棒,却没有水。当时只是觉得,吃太多却没水喝,往下应该会不好办吧。

  我想出好成绩,便觉得应该努力摄入更多的能量。后来我才知道,这其实是一种缺乏经验的做法,一下子吃了那么多的高糖食品,肠胃超出了负荷,自然苦不堪言。从补给站出来,才跑出两三公里,我便站在路边开始呕吐,西瓜啊香蕉啊,所有该吐不该吐的,都给吐光了。一时间我只感觉天旋地转,那一刻的心情,别提有多么沮丧。

  事到如今,现实几乎宣告了它的结局,退场吧,还有什么可跑的。然而我还是继续了,大家也许会问, 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我继续跑完这场比赛呢?说起来不怕笑话,我觉得机票挺贵的,而且努力了一年的时间,我将自己的生活、身体和意志,打造成了一支内在的军队,各部分彼此召唤,相互鼓舞,齐心协力只为这场比赛,一年以来的自律和高效的节奏,不都是为了这一刻吗?

  我抖擞精神盘算起来,哪怕我用走路,每小时走6公里,最多也就走个七个小时,这么走也能走到的,因为前面表现好,最后也肯定不会在关门后到达。赛会规定的关门时间是十七个小时,我前面才花了七个小时,即使我走八个小时也能够在关门之前完赛。这么想着,内心那支崩溃的军队又重新组合在了一起,我开始摇摇晃晃地走了起来,走一段,跑一段,跑跑走走,每个补给点都喝些水,就这么着,在最前面那10公里,吐了有四五次,喝什么吐什么,吃什么吐什么,只是任凭身体这番示威也好抗议也好,脚步还是继续往前,直到后来,身体也无奈了,妥协了,习惯了,呕吐就不再持续了,尽管浑身无力,肠胃却不再翻腾了。

  兰卡威的九月,气候真是炎热,当时地面的温度达到42度,我的太太顶着烈日陪我前来参赛,她在人群中等着我,准备举手为我助威。在跑步的过程中,每次都能碰到她,然而看见我这种情形,她每次都跟我说,算了吧,太痛苦了。而每次碰到她,我都不用走的,必须强作跑姿,无论如何也要跑起来。强忍着痛也一定要跑,尽管痛苦像岩浆一般从地表崩裂出来,迅速地向外蔓延,但我着实不想让她看见这份脆弱。

  太阳落下的那一刻,我累了,兰卡威的余晖金黄一片,给万物披上了一层辉煌,那个景色直至今日我都还记得。当时传来一个赛团信息,中国军团的第一任冠军党琦在跑步过程中晕倒了,被救护车运走了。顿时觉得自己多么幸运,吐得这么厉害,还没晕倒,我还能走。到达终点的时候,太太远远地跑了过来,把国旗塞给我,拿到国旗的这一刻,我浑身上下重获力量,展开国旗举在头顶,任其飘舞着奔向了终点。

  到终点时,我和太太抱在了一起, 那日久年深的情感,不再诉诸甜言蜜语,而更多的是这深深的拥抱。对我来说这就是幸福。

  晚上我们换了个舒适的、相对奢华的宾馆。在泳池边我们还拍了张照,我觉得很有趣的一点是,我们身上都背着个乌黑的晒痕,形状犹如穿了件背心。为了节约时间,在换项的时候我连防晒霜也没有擦,结果晒出好大一个轮廓——赛服背心的样子,铁三留下的痕迹,痛并快乐着的痕迹。

  嗯,人的一生会有很多东西值得回忆,兰卡威比赛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参加超级铁人三项,太棒的体验,其中也有很多遗憾。不过,明年我肯定将会弥补这些遗憾。

  《像恋爱一样去跑步》连载1:当上帝留你一条缝

  《像恋爱一样去跑步》连载2:出征铁三前夕无眠

 

  内容简介:

  《像恋爱一样去跑步》 是一本专门写给跑步新手的跑步书。作者吴栋以自己的亲身经验,独创了一套最适合亚洲人的跑步方法——简爱跑步法。在这本四色图文书中,作者专门为跑步新手介绍了简爱跑姿五字诀、简爱饮食法、简爱生活法、简爱呼吸法及简爱音乐法,并在每个要点后做了视频指导,一步一步教给读者如何从不会跑、不爱跑,到欲罢不能地跑下去。

  此外,比"挺、倾、柔、衡、坚"五字诀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作者的个人故事。在书中,吴栋坦诚地和读者分享了自己的人生经历,畅谈自己迈向跑步的心路历程——从走出肥胖、先天条件不足、体育差等生等阴影,到最终体验到跑者的愉悦感。

  作者简介:

  2015年杭州跑步圈里的草根英雄,经历226公里的疯狂,穿越大海与公路,终成IRONMAN;历时19个小时,垂直爬升7300米,穿越杭州百公里群山,完成超级马拉松;在多年的身体力行后,独创出一套以"挺、倾、柔、衡、坚"五字诀为精髓的"简爱跑步法"秘籍。"简爱跑步法"让他身边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了跑的愉悦。

  就是这样的一个跑者,青少年时期因为天生的扁平足,一直被贴着"体育差等生"的标签,体重一度飙升到170斤,曾经自卑心理如影随形,如今最爱一句话——"跑了就懂了,懂了就爱了!"

sports.sohu.com true 搜狐体育 http://sports.sohu.com/20150709/n416405294.shtml report 10585 打铁记——2014兰卡威国际铁人三项赛第二天凌晨四点,闹钟一响我便迅速起床,按计划吃了面包,喝了咖啡,就奔向赛点。我们还随身背着一个气筒,要保障车胎的气压处于标
(责任编辑:赵永杰)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